首页   >   蜜果问答   >  留学生吸笑气成瘾月花十几万严重失禁,吸笑气在留学圈很常见么?

留学生吸笑气成瘾月花十几万严重失禁,吸笑气在留学圈很常见么?

留学生吸笑气成瘾月花十几万严重失禁,吸笑气在留学圈很常见么?

  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文章主人公林娜(化名)说,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吸过笑气,大家管这叫做“打气球”,“吸完后,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两三个月里,花掉了几十万“打气球。然后脾气变得暴躁,因为毒素排不出去,前胸和肚子,都长出红色小包……今年年初,林娜戒过两个多月,但又开始复吸,她开始产生幻觉,觉得被追杀,更严重的是,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甚至昏迷过去,等到好友找上门来,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5天没吃饭,没喝水,忘了打了几箱,忘了是什么状态”…  
用户名易安里2018-01-22 14:33:26
  • 分享
  • 邀请用户回答
  • 889浏览
  • 0关注

共有5个回答

  我有采访到一名在美国留学的女孩,因为吸食笑气一度双腿站不起来,甚至失禁的经历。所幸女孩现在已经回到国内接受治疗,虽然还坐着轮椅,但是身体在渐渐恢复。

女孩告诉我,在留学生圈子里,吸食笑气,也叫打气球,很流行也相对来说很普遍。究其原因,可能和国外,笑气弹售卖更加普遍有关。再加上父母不在身边,缺乏监督,导致打气球的现象愈加泛滥。

采访中,女孩提到,和很多留学生一样,第一次吸食是出于好奇,新鲜感,加上别人告诉她,打气球危害比抽烟喝酒还要小。

她告诉我,在此之前她没有碰过烟酒,而且在国外留学多年,始终处于一个人照顾自己的状态,她形容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打气球给了她某种放松的渠道。但吸食笑气,也会有成瘾性,并且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危害,这些她并没有注意到。

直到后来身体和生活紊乱,不得不送医救治,她才意识到最初因为好奇而尝试,带来的伤害。她说,之所以说出这段可怕的经历,是希望大家以此为鉴,不要再去尝试这种危险,也不要再因此伤害了自己的身体。

不仅如此,此前北青报记者调查还发现,吸食笑气,在国内年轻人间已经开始出现抬头趋势,而他们并未察觉到笑气的危险性,甚至觉得笑气可以调动气氛。但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毒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曾告诉北青报记者,“笑气”,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是不可逆的”。



“笑气”,化学名称为一氧化二氮,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但这种危险的气体,却以另一种方式,在年轻人间悄然流行,同时,不可逆的伤害如影随形。

讲述

第一次吸是出于好奇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笑气”的经历,女孩林娜重复说道,“很可怕”。林娜自述,因为吸食过量笑气,她一度出现双腿“站不起来”和失禁的情况,为此,她中断留学,提前回国接受治疗。

北青报记者此前报道,日常生活中,“笑气”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同时,在网上售卖的各类笑气气弹的包装盒上,明确标明它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不可直接食用”。

但是,在一些年轻群体中,大家心照不宣,使用笑气来制作“嗨气球”。

制作步骤简单,材料易得。吸食后短暂的快感,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调动气氛”的物品。

北青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在国内,线上销售笑气弹、教授制作“嗨气球”的商家,比比皆是。而林娜则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美国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气球。“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每盒里面有24支,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在此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细节

曾一个月“打气球”花掉十几万

林娜描述,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在国外求学,自己照顾自己,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打气球”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但危险,接踵而至。

林娜回忆,“打气球”的第一个月,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出现幻觉,她只是感觉,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心脏不舒服,会一直嘀嘀嘀嘀的,跳得很快的那种感觉。”

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以至于对“打气球”越陷越深。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两三个月时间,因为“打气球”,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这些钱,一部分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另一部分,则是她打工挣来的。

如果一切顺利,林娜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或是继续深造,或是回国工作,但因为一天花上10多个小时在“打气球”,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求学之路也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

几个月下来,林娜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产生了变化。“打完气球,脾气会特别暴躁,还很容易饿,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时间,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

林娜还察觉到,因为毒素排不出去,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长出了许多红色点点状的小包,双手也因为长时间握着奶油枪,开始脱皮。

悔意

希望警醒同龄人


每天“醉生梦死”的状态,也被同在美国的亲人,如实地反馈给了林娜在国内的父母。不想让父母担心,今年年初开始,林娜“戒”过两个多月。“但是停下来的时候,特别难受”。最终,今年3月份,林娜“复吸”了。

复吸之后,林娜的吸食量比以前还大,“一箱一箱地打”,随即她开始出现幻觉,甚至觉得有人在追杀她。更严重的是,林娜的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以至于她选择躺在公寓里,陷入“打气球”,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再接着“打气球”的恶循环。

彼时的林娜,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个人住,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5天没吃过饭,没喝过水了,我忘记打了几箱了,也忘记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了。”

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出首都国际机场时,林娜坐在轮椅上,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两人。

专家

会导致神志错乱等危害

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毒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曾告诉北青报记者,“笑气”,即一氧化二氮,是一种吸入性麻醉剂,如果用在做食品上,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但是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是不可逆的”。他进一步解释,少量吸入笑气,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但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

这些危害,在林娜身上得到了验证,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运动神经受损,“(体内的)维生素B12也几乎没有了”,直到现在她还坐在轮椅上,不能独立行走。但幸运的是,林娜被送医及时,随后服药、接受治疗至今。现在有人搀扶,林娜已经可以慢慢地走一段路了,比起之前近乎瘫痪的状态,她感到些许安慰。

对林娜来说,现在一想起“打气球”的这段经历,悔恨便挥之不去。“很可怕。比起身体,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十几岁我就出国读书,在此之前,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但是吸了这个……感觉毅力被摧毁了,一点也没有了。”

林娜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6月29日,在微信公众号“JK心灵鸡汤”上,她看到了转载的“气球把我身体打垮了”的一文,发现里面的遭遇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通过后台,她忐忑地将自己的经历写了下来。6月30日发布后,林娜的自述随即成为10万+的热文。她一时间有些蒙,“我不想引起那么多关注,只是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以此为鉴,不要再碰(笑气)这个东西了。”
  • 分享
  • 0条评论
  • 收藏
  • 发布于 2018-01-23 14:30:37
  • 举报
      吸气球、吸笑气,在国内早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老早以前从国外流传来的一种玩法,所说的笑气是具有麻醉作用的一氧化二氮,无色甜味气体,一般是在医院手术麻醉时结合其他麻醉剂使用,适量使用产生放松人体肌肉的作用,最近用到这种东西的其他行业我知道的是蛋糕店买来打奶油用。真的很佩服第一个想到用这个来满足自己的快感的人,他究竟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做了多少种的尝试查发现这种东西,在这个层面上不禁点个赞。

    吸过笑气的人都知道其实这个东西带来的飘飘然的感觉只是一时的,所以有很多人都会去认为这个东西应该不会像毒品那样使人上瘾,而且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伤。实际上这个东西作为一种辅助麻醉药剂本身并没有什么毒性,而是带来的感觉让一些人产生了依赖,从而越来越无法从那个感觉里自拔。通过吸取笑气之后造成人体短暂缺氧的窒息麻醉感,让尝试过的人开始慢慢喜欢上这种感觉。

    我人在国外读书也是一名留学生,身边也有朋友喜欢没事的时候喝酒的同时吸一点笑气助助兴,好在还没有人像这个留学生一样这么极端。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这个东西其实虽然没有毒品大麻之类的那么危险,但是也知道就算是沉迷这种东西也会让你和吸毒品并无两样。吸取笑气不会直接让你中毒致病,而是吸取笑气后进入血液会让你人体缺氧,长期吸取会引起高血压,晕厥,心脏病,贫血,及中枢神经的不可逆损伤;如果一次大量摄取,那么恭喜你,你有很大的可能一步到位缺氧窒息而死。

    有很多人在寻求刺激的时候已经不是通过长期吸取来满足自己了,而是加大浓度,一个气球里打三瓶、四瓶... 所以在这里也希望针对这样的行为可以得到加强管理,同时我们自己也不要因为别人的一两句劝着说这东西多么多么刺激,多么多么的没有副作用而去轻易尝试,不要拿我们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 分享
    • 0条评论
    • 收藏
    • 发布于 2018-01-23 14:32:00
    • 举报

      笑气(一氧化二氮)原本是蛋糕店用来打奶油的气体,但因为这种气体有一定的致幻性和麻醉作用,被很多年轻人用来娱乐,却不幸有中国留学生因此成瘾,学业荒废,疾病缠身,最后只能回国。留学生表示,笑气在洛杉矶很多夜店都能遇到,俗称「吹气球」,呼吁不要沾染笑气,避免陷入深渊。

      近日,网上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网文引起很多网友转传。文章以一个在美国西雅图留学生的学生的口吻,以日记体描述了该留学生由于吸食笑气成瘾,最终大小便失禁,脑神经受损,出现痴呆、健忘甚至产生幻觉等症状,无法完成学业,最终,坐在轮椅上返国。

      北京青年报报导,「笑气」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但这种危险的气体,却以另一种方式,在年轻人间悄然流行,同时,不可逆的伤害如影随形。从《2016年世界毒品报告》来看,笑气已经在全球滥用成瘾物品中排名第七位。
       
       化名林娜的女孩讲述自己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变化。目前,她仍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不能独立行走。对她来说,危害不仅存在于身体,更多的打击来自精神。 「很可怕。出国读书约10年,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但吸了这个,毅力全被摧毁了。」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笑气」的经历,女孩林娜重复说「很可怕」。她自述,因为吸食过量笑气,一度出现双腿「站不起来」和失禁的情况,为此,她中断留学,提前回国接受治疗。
      初体验…打了百余支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 「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气球。 「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每盒里面有24支,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在此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几个月下来,身体和心理都明显产生变化,「打完气球,脾气会特别暴躁,还很容易饿,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时间,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
      停不了…戒两月复吸

      不想让父母担心,也不想让自己每天「醉生梦死」,年初开始,林娜「戒」过两个多月。 「但是停下来的时候,特别难受」。最终,今年3月份,林娜「复吸」了。

      复吸之后,林娜的吸食量比以前还大,「一箱一箱地打」,随即她开始出现幻觉,甚至觉得有人在追杀她。更严重的是,林娜的双腿「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

      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五天没吃饭、喝水了,而且出现失禁情况。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

      6月30日林娜将自己的经历发布后,即成为10万+的热文。她一时间有些蒙,「我不想引起那么多关注,只是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以此为鉴,不要再碰(笑气)这个东西了。」

      嗨翻难自拔 月打十几万

      林娜描述,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在国外求学,自己照顾自己,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 「打气球」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但危险,接踵而至。
      林娜回忆,「打气球」的第一个月,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出现幻觉,她只是感觉,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心脏跳得很快」。

      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以至于对「打气球」越陷越深。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两三个月时间,因为「打气球」,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这些钱,一部分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另一部分,则是她打工挣来的。

      如果一切顺利,林娜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或是继续深造,或是回国工作,但因为一天花上十多个小时在「打气球」,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求学之路也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
      网购无限制 卖家夸high

      毒品中的鸦片、海洛因以及冰毒、摇头丸等毒品,经由广泛宣传已经引起公众警惕,但仍然有一些易成瘾物品悄然逼近。笑气,就是其中之一。除国外染瘾归国治疗的患者外,多数病患购买都是从淘宝等网路平台上直接购买笑气。淘宝上不少卖家的「笑气」一般最少都是10支起卖,多则基本不设限。

      看看新闻记者在淘宝上以「笑气」作为关键词查询,立即跳出263家店铺,包括36页近1600种「宝贝」。而当记者以「气弹」作为关键词查询,更跳出714家店铺,包括90页近4000种「宝贝」。

      在西点制作中,笑气可以被用作淡奶油发泡等的食品加工助剂。因而在淘宝上,出售笑气和气弹的店铺,大多是销售咖啡、奶油、厨艺用品的,甚至有家居卖家。

      据看看新闻报导,所有的售卖「笑气」、「气弹」的店铺,评论中随处可见「很好!劲很大!」「东西很好,劲足」「超级high」等字样。

      淘宝上售卖的笑气也有不同品牌的生产厂家,来自世界等地,不少买家还会在不同品牌的笑气、气弹下讨论比较——「这个牌子好用不?劲大吗? 」亦有人留言回覆——「猛的一匹,没有空弹」。

      购买「笑气」,一般还需要买一个「奶油发泡器」配套使用,发泡器含能打开笑气小钢瓶的开瓶器。记者自淘宝购买一个135元「套餐」,包含一个500ML白铝合枪,以及一盒10支气弹。检测确认,样品中所含的挥发性成分,高度疑似一氧化二氮,即笑气。

      医生说,和一般非法毒品不同,笑气的「可及性非常高」,而如此轻易便能获得,是导致笑气滥用的原因之一。

      日常生活中,「笑气」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不可直接食用」。但是,在一些年轻群体中,大家心照不宣,使用笑气来制作「嗨气球」。

      制作步骤简单,材料易得。吸食后短暂的快感,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调动气氛」的物品。

      此前调查发现,在中国,线上销售笑气弹、教授制作「嗨气球」的商家,比比皆是。而林娜则说,在美国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而在洛杉矶,笑气也成为很多年轻人的软性毒品。留学生王同学是洛杉矶一家社区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他说,有时候去朋友家,会遇到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吸笑气的时候。他说,笑气很容易获得,在网上就能买到,存在小钢瓶,一群人将其充到气球,然后从气球中吸食,因此吸笑气俗称「吹气球」。

      他表示,同学朋友在家里开派对时,很多人爱玩「笑气」,他虽然自己没有尝试过,但感觉吸过的人都更容易兴奋,不但爱笑,也更爱讲话,说话声音好像也有变化。

      不过他表示,随着今年大麻在加州开始合法,很多人都放弃笑气,毕竟大麻更过瘾,强度更大。而且已经合法。很多人都直接吸大麻。不过对于未成年人,笑气还是比较流行。

      目前大学已经毕业的前留学生赵先生说,来美国留学生时,房东是个美国人。房东的孩子当时是高中生,他有时候会看到房东的儿子趁家里父母不在,在院子「吸气球」。吸过以后会在院子大喊大叫,他当时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那是笑气。不过当时他的同学中吸食笑气并不多,当时很多留学生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笑气。后来好像在留学生圈子越来越流行。

      在洛杉矶工作的李小姐说,她认识的一些年轻人,去夜店会带「气球」,大家进了KTV包厢,每人吸一口,非常开心。有人还把吸食笑气的场景拍摄视频,传到网上。她说,笑气很容易携带,而且不像吸大麻那样有浓烈的气味,因此很方便。不过她表示,从视频来看,这些年轻人吸食前后情绪并没有明显变化。可能是他们进入KTV时本来就已经很兴奋。

      正在大学读书的张同学说,有一次上物理课,老师还带来了笑气做实验,但当时并没有任何反常的事情发生。他表示,留学生确实有人在吸笑气,但大都是当做活跃气氛之用,吸到成瘾的人好像没有听说过。但无论如何,这种气体对身体肯定是不利的,所以还是少碰为妙。
      • 分享
      • 0条评论
      • 收藏
      • 发布于 2018-01-23 14:34:26
      • 举报
          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又称笑气,无色有甜味气体,是一种氧化剂,化学式N2O,在一定条件下能支持燃烧(同氧气,因为笑气在高温下能分解成氮气和氧气),但在室温下稳定,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其麻醉作用于1799年由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有关理论认为N2O与CO2分子具有相似的结构(包括电子式),则其空间构型是直线型,N2O为极性分子。2009年8月份,美国一项最新研究显示,这种无色有甜味的气体已经成为人类排放的首要消耗臭氧层物质。

        日常生活中,“笑气”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同时,在网上售卖的各类笑气气弹的包装盒上,明确标明它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不可直接食用”。但是,在一些年轻群体中,大家心照不宣,使用笑气来制作“嗨气球”。

        制作步骤简单,材料易得。吸食后短暂的快感,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调动气氛”的物品。

        调查发现,在国内,线上销售笑气弹、教授制作“嗨气球”的商家,比比皆是。在美国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吸笑气什么感觉?

        当正在玩的时候,那种感觉会让你不管有多少盒都会吸完,根本停不下来,当时的脑子里想的是:要多少钱都没事,多给来几盒,

        全部吸完之后,并不沉浸在哪种感觉了,如果要再花钱买,那就会理智的考虑考虑而不是正在吸得时候为了维持那种感觉而不顾一切了,

        沉浸电子游戏/武侠小说是因为大脑某个区域更倾向于沉浸于这个情节,世界观越全,越复杂,沉浸度越高,这个区域在游戏中获得成果时会更兴奋,而这个东西,会对这个区域直接造成成倍的刺激,任何“感觉”都变得特别突出,随着电影或者音乐之类的思考东西特别深入。

        ps:

        会随着身体对周围温度的感知的不同而影响到沉浸度,越冷沉浸度越高对生活压力较大的人作用程度更大
        大量使用后会影响身体各方面机能向更年轻接近而透支身体(身体瘦紧,思维敏捷,嗅觉灵敏(部分),想象力丰富,呼吸量增大,减少掉发。
        • 分享
        • 0条评论
        • 收藏
        • 发布于 2018-01-23 14:36:10
        • 举报
            “笑气”已经成了留学生的又一大隐患,如今已传遍整个留学圈。在了解到姚远和林娜的事件后,我就酝酿着要写一篇关于“笑气”的文章,昨天这篇文章也正式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哈佛教育专家”上发布,对“笑气”、“开心水”、“奶茶”、“丧尸浴盐”都进行了相关描述,也根据我的经验给了留学生和留学生家长们一些小建议

          我看了一下部分朋友的回答,我认为在关于“笑气”和其它的毒品上,除了孩子自己要负主要责任外,家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家长平时不够关心或者说监管不利,才会在孩子出现十分严重的问题时,仍然后知后觉。在这里我给所有留学生的家长们一些建议吧。

          1.送孩子出国并非就是把“最好的”都给了孩子。很多家长认为,送孩子出国就是把“最好的”都给了孩子,孩子应该体谅父母的苦心,在国外要努力学习……事实上,国外的教育设备虽然完善,教育体系也很先进,然而这一切都替代不了父母的爱、关心和照顾。虽然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留学生来说,90%以上的家长没法陪在身边,但是每年抽一段时间去国外看看孩子,每天或者每周一两次和孩子通通视频、聊聊天,时常关注孩子的状态,这样孩子有什么异样,也比较容易及早发现。

          2.一定要对孩子进行经济监控。部分送孩子出国的家庭都很有钱,有什么事情父母动不动就砸钱解决,孩子一出国,就在孩子的卡里存上百万、千万的,任由孩子怎么花。我是很反对这种做法的。一方面有了钱,孩子就可以做很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会影响学业;另一方面部分孩子因为炫富,而遭到绑架,致使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案例也不在少数。建议家长一定要监控孩子花出去的每一笔大钱。

          3.每年至少与孩子见面1-2次。很多父母把孩子送到国外之后,一连几年都不见面,等再见的时候,发现孩子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了。建议不管多忙,每年至少和孩子见1-2次面,不管是让孩子回国,还是父母去国外,或者和孩子一起去旅游。总之,建议至少花一周的时间,实在不行几天也可以,陪孩子吃喝玩乐,聊聊天什么的,增进与孩子之间的感情,加强家庭之间的交流。

          愿所有的父母在工作和发展事业之余,也能更多的关心孩子,孩子的教育和成长不仅仅是孩子自己和学校的事情,更是父母的责任!

          • 分享
          • 0条评论
          • 收藏
          • 发布于 2018-01-23 14:38:08
          • 举报
            蜜果社区

            2014-2018 © 蜜果社区® miguoma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824号  联系邮箱 : ad@miguomama.com   网站地图

            蜜果社区美国生子赴美生子用户提供原创实用的日记攻略问答的交流平台, 最全的美国生子月子中心美国生子待产民宿的价格及联系方式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