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在加拿大维多利亚的顺产经历

记我在加拿大维多利亚的顺产经历

12
KIKOKIKOLv.1
2018-02-11 11:29:39 1834人阅读

什么女人最美丽?怀孕的女人最美丽。这就是我心中美丽女人的定义。当一个女人在孕育着小小的生命时,全身都会散发出一种柔和细腻的母性光辉,无论她长斑还是起痘,无论她身材如何渐变,那种女人的韵味却越来越浓郁。用最伟大的母爱迎来期待中的生命,我们做女人才会得到完美的一生,我们也才会成为最完美的女人。
 
女人生孩子真的是忘的快,书上说的没错,女人生产过程中体内会分泌一种麻痹物质,使女人生完孩子之后就忘记了生孩子时的痛苦,从而女人可以一个接一个的生下去。每每女人生孩子时都嚷嚷着生孩子好痛啊,再也不生了,可是过几个月再让她说说如何痛,除了说出“痛”这个字,体内却再也换不起那个痛的感觉。
 
怀孕时曾搜索过很多在美国、多伦多和温哥华姐妹们的生孩子的经历,却没有找到在BC省维多利亚市的人所写生孩子的经历。所以还是记录一下我在维多利亚的生产经历吧。

怀孕期

2010年2月初我发现怀孕了,应该是1月下旬怀上小宝。怀孕7周时,联系到一个产科医生Dr.Harper,并进行了第一次产检,此后每个月产检一次,从第七个月开始每两个星期产检一次,到九个月时开始每个星期产检一次。医生说我的预产期是10月25日。孕期饮食为少吃甜食,少吃米饭和面食,可以吃肉,一星期吃一次鱼,因为海鱼含汞量较高,汞又会影响胎儿的发育,所以不能吃太多鱼,并适当补充叶酸和多种维生素,还要补钙。整个孕期,我很能吃,总是觉得饿,经常半夜2、3点还爬起来吃东西。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孕妈妈,以致到后来我的体重猛增,怀孕前是115磅(大概105斤),生孩子前是170磅(158斤左右)。还好宝宝和我一直很健康,只是我成了一个胖妈,宝宝也可能是个胖宝宝。

樱花盛开时,小宝悄悄地来到了
 
孕期中,宝宝很乖,基本没有“欺负”过我,除了孕早期大概在7、8周开始有些呕吐,基本没有其他问题,到孕晚期,从没有水肿和抽筋,肚皮也没有花。只是在37周开始,我的痔疮又犯了,以前每天有便便。到39周时已经有些痛苦,大便不顺畅,两三天便一次,没办法,似乎很多孕妇都有这个毛病。
 
整个孕期中,只在18周做过一次B超,发现宝宝左心室有个小亮点,大脑有点脑积水,害我担心了好几周,并多做了一个唐氏筛查(本来我没打算做唐筛),唐筛结果风险低,在医生的讲解下,我释然,小宝是个健康的宝宝。由于BC省改革,B超结果不再告知性别,我也只好在整个孕期中以猜测小宝的性别为乐。同时使用了网络流传的一些测性别的方法。
例如:1.清宫表:男 ;
2.酒精验尿法:男;
3.孕晚期看肚型:男;
4.听胎儿心跳:网上说男宝心跳每分钟低于150。小宝胎心音一直140多。
5.刚开始怀孕时,满脸长痘,变丑了,老话讲,生男宝,妈妈变丑,生女宝,妈妈皮肤好。
6.而且我在孕期中行动一直比较利索,在第28周还大着肚子坐5个小时的飞机去多伦多,大家都说妈妈孕期勤快,怀男孩。
所以种种迹象看,我应该怀的是男孩,所以我经常对着肚子里扭来扭去的小宝叫儿子。
 
从35周开始我就天天盼着宝宝快点发动(其实如果35周宝宝出生的话,算早产,对宝宝身体发育不好),可我升级心切啊。到38周去产检,医生给我做了第一次内检,没有论坛里姐妹们写的那么恐怖,如果医生检查宫口的话,没有什么感觉。这个时候宫口已经开了一个小指尖,医生告诉我随时都可能生,我太高兴了,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期待着宝宝的到来。回家后发现见红了,也可能是医生内检时候弄破了点,第一次生孩子什么也不懂啊,只好上网查,据说见红后24到48小时内可能就会生,我一直做着准备。结果每天都有不多的红色或褐色分泌物,却一直没有动静,就这样拖到39周产检。
 
10月20日,39周产检那天,去家庭医生诊所的路边有南瓜地,就快到万圣节了,橘黄色的大南瓜太吸引人,由于出家门早,路上时间充裕,我们先跑到南瓜地看南瓜,照相。溜达的心满意足后,才来到诊所。医生又给我做了内检,开了1指,我坐起来时,感觉有一股水流了出来,医生用试纸测了一下说是羊水破了,让我垫上卫生巾出去走半个小时,回来再检查。Tim和妈妈陪着我到诊所后面的小区继续溜达了半个小时。
 
在路上,遇到一个路名为Bruce Road的路,正是我给小宝起的名字。Tim说是天意,我们一定生儿子,真开心。如果真的破水了,宝宝当天说不定就会发动。一家人都很激动。
 
回到诊所,医生又测,结果什么都没有测出来,不过她告诉我,当天晚上肯定会有阵痛,有阵痛就可以去医院。如果没有阵痛,第二天上午10点给医生打电话去医院。所以傍晚要多走动走动,以便能生的快点。我们兴奋的出了诊所,为了更好的做个听话的准妈妈,我决定去湖边的小trail走走,反正我妈也没有去过,趁我生孩子前到那里看看照照像,秋天的湖光山色很是怡人。
 
回到家我觉得肚子有点发紧,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像往常一样吃晚饭,看电视。妈妈和Tim还一个劲问我有没有感觉。晚上9点多我觉得肚子越来越紧,有点像来例假的感觉,酸酸的。看了看表,基本3分钟一次,偶尔5分钟一次,我从没有阵痛的经验,也不知这算不算是有规律的阵痛,我想不管怎么样,今晚应该是能去医院了,如果晚上生,现在一定要睡觉。我就告诉妈妈和Tim赶快睡一会。我上床看表记录,记着记着就迷糊着了,睡了大概1个多小时,觉得肚子越来越酸,不知道为什么不是疼,阵痛间歇还是3分钟。一直以来,通过上网学习其他妈妈的经验,总认为应该是很痛才叫阵痛,也许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反正我就是觉得像来例假时候肚子和大腿根的酸困。叫醒了妈妈,给我做了粥,Tim根本就没有睡觉,我去洗了澡,Tim准备了东西。吃过粥,凌晨一点多我给医院的值班医生打电话,医生说下午已经接到我产检医生的电话,知道我的情况。她听我描述完现状后,告诉我不用着急,2点钟可以去医院。我跟妈妈还有Tim准备好东西,拎上我的两个待产包1点40左右出发去医院。外面的天气真冷,因为是凌晨吧,气温很低。事实证明,待产包里的很多东西都没有用,带一双拖鞋,毛巾,浴巾,我妈和我的牙刷,牙膏,宝宝出院时穿的衣服和戴的帽子,自己出院时要换的干净内衣裤,一条宝宝身上盖的小毯子,最好带一支润唇膏,这些就足够了。

生产前

由于是半夜去医院,医院的大门已经关了,只能走急诊那边的门。我们把车停到急诊那边的停车场,交了一个星期的停车费20多块,其实停不了几天,只是交一个星期比交一两天的便宜的多。(在加拿大生孩子是免费的,只花了这个停车费)

小宝出生在这个医院里

从急诊那边进入到里面,接待人员听我说快生了,告诉我如何上三楼妇产科,于是我们由一个好心的护工领到一部电梯,上到了3楼。顺着地上提示标志线走到妇产科前台(这里的医院地上都有标志线,要去哪里再远的路,顺着相应颜色的线就能走到),正好Dr. Matthew(也就是当晚值班的产科医生)在前台,跟我们打过招呼后,他们告诉我说,如果一切都正确,我填表签字后,政府不会向我收费。我在三分钟一阵痛的情况下,自己办完了手续。
 
接下来我们被领到一间病房,这是个独间,其实这个就是我待产和生产的房间。真好,不用换房间,不用换床。房间里有单独的卫生间,可以洗澡。有沙发、座椅,还有一些仪器,看到一个比较复杂的台子,我觉得那个应该就是给宝宝量身长检查身体的地方。护士跟我聊了几句,让我躺下,问了我一些问题,她填了几张表,这个时候我听到隔壁一个女人的呼天抢地的喊叫声,我以为她是因为阵痛在喊叫,其实那个时候她正在生产,所以喊的那么痛苦。搞笑的是,在那个女人发出最后一声喊叫后,接下来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大吼声。想必那个爸爸在看到他的宝宝后,激动的也叫了起来。

我的产房和产床

我躺到床上静等到3点多,Dr.Matthew来给我做检查,说已经开了三指,可以接收我,不用回家了。哈哈,我好高兴,这就意味着快生宝宝了。她说宝宝的头位置不是很好,是脸朝外,也是就宝宝脸朝妈妈肚皮这边,正确的位置应该是头侧着。她让我起来去走廊走走,或者朝左躺着,或者坐在一个有弹性的大球,弹一弹,尽量撇开两腿,好促进宫口快点打开。医生还和我们聊了几句,当她看到Tim的大块头时,又瞅瞅我肚子,说宝宝一定是个大脑袋。我一听就郁闷了,虽然我自己也知道宝宝个子比较大,谁让我自己不控制的使劲吃,可是大脑袋毕竟不好生啊,那生的时候得多疼啊,事实证明生的时候用力时间长,而且还很痛。最后医生说目前我这情况,晚上是不会生,所以她要去睡觉,真是悠闲的医生,也证明维多利亚这个城市真没有什么生孩子的,产房不紧张,医生也轻松。
 
从进了产房,护士就让我喝水,她说我的尿液不够,无法做检测。她给我拿了苹果汁,或者喝白水也行,还有一个原因是阵痛呼吸的时候,会从嘴部带走很多水。所以这个时候水很重要。可是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每次给我的水,杯里都有半瓶冰块,喝的我冷飕飕滴。只好让Tim去弄点热水来。此时真有做女皇的感觉,只要说一声“水”,Tim就飞快的把温水递到我的嘴边。真渴啊,这个时候怎么那么渴,嘴唇一直干干的。待产包里什么都准备了,就是忘记带润唇膏。以前看BC省的怀孕生产指南里说,要准备润唇膏,我还不屑,觉得那是臭美用的,生孩子呢,还顾什么保湿啊。现在才知道润唇膏的重要性,要是嘴唇没有那么干,就不会一直觉得渴。我就这样喝水,直到看到孩子头发的时候才顾不上继续喝。
 
医生检查后,我几乎是1分半疼一次,间隔大概有1、2分钟。3:20我开始在走廊里溜达,很长很长的走廊,没有人,老公和妈妈陪着我慢慢的走,每到疼的时候,我就扶着墙边的栏杆休息一下。由于医生说可以住下来,我就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单单的一个单子披在身上,走着走着感觉好冷。大概走了两个来回,3:40我就回到病房了,要不说我是个懒妈呢,又冷又痛,我真想一直躺着。到了病房里,找来一个大球,坐在上面弹一弹,可能觉得新鲜好玩吧,似乎好点,但也只是一会儿。我又趴在床上呆了一会(就是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面朝下),还是不舒服,索性就躺了下来,我这个准妈妈懒到家了。向护士要了个被单,盖着舒舒服服的,好困,想睡觉。

坐在这个球上边喝水边弹,阵痛来的时候就手扶着前面床边忍一忍

4:00am又来了一个护士,我问她有什么办法可以减少疼痛,她说可以去冲个澡,用热水冲肚子和腰部,利用热水减少疼痛的感觉。我在她的帮助下,去洗手间冲澡。淋浴间里有一个椅子,我就坐在上面手里拿着莲蓬头冲肚子和腰部。4:20am,开始很舒服,也缓解了疼痛,可是冲着冲着,觉得水越来越凉,把热水调到最大也不管用,只好叫我妈帮我穿衣,刚站起身,下身哗流出来两大块血块来,这样流血比平时月经量大很多,吓我一跳,赶快叫护士来看看怎么回事。我上床躺着,护士来说我流血量比较大,但也属正常,此时不宜再活动,要卧床,嘿嘿,正合我意。然后她给我打吊瓶,就是静脉注射,用来止血。我这样干躺在床上还是难受,一阵痛,小腹、大腿根和腰就酸痛的无法忍受。妈妈使劲的帮我揉大腿根和腰,以缓解阵痛。我跟护士商量想使用一些减缓阵痛的药品,护士说最好不要用那些麻醉剂,用麻醉剂宫口会开的慢;4:50am,她看我实在痛的难受,给我一个像氧气面罩的东西,说那是笑气,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笑气,心里一喜,总算有缓解的办法了,希望靠这个就能挨到生下宝宝吧。我不是一个怕痛的人,对痛的忍耐力也很强,从怀孕开始,我就想什么都不用,自己生宝宝。结果还是挨不住,这个大脑袋的宝宝开始往下走,逼迫我不得不动用止痛手段。笑气确实有些用,如果很痛就使劲吸,然后慢慢呼出。开始用时得到了一些缓解,可是过了一阵子就觉得这个作用也不够。

静脉注射加笑气,能用的止痛我恨不得都用上,右胳膊上绑的是血压计,一直绑着,护士一会一查

5:55am,护士给我的静脉注射瓶里注入了止痛剂。她说这个止痛剂只能管半个小时,同时我还可以继续使用笑气。说实话笑气还真不能多吸,吸多了头晕,耳朵都听不清声音,那时真怕把自己吸傻了。我又问护士能不能给我用腰麻epiudural(虽然很鄙视“腰麻”,可痛的时候也顾不上了),她说得等医生睡醒了,问问我的医生。晕,还得等她睡醒了。我只好忍,后来护士又给我加了一次止痛剂,她说这个止痛剂只能用两次,接下来就只能继续用笑气,直到医生给我们答复。
 
7:30am,夜班护士下班前帮我再一次检查,开了6指。她再次告诉我如果用腰麻,宫口会开得慢,确定我要用腰麻,她去叫麻醉师。此时我已经疼的有些受不了了。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觉得自己特委屈。7:50am交接班的早班护士来了,叫Juliet,还带了一个实习护士Jennifer。Juliet竟然还涂着指甲油,一脸浓妆,不过人很好,风风火火的,说话声音也大,本来静了一晚上的房间,有了她的说话声,也显的有些热闹。麻醉师来了,大概跟我介绍他自己两三次,当时实在太疼了,而且笑气也吸多了,基本晕的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大脑已经有些麻痹,所以麻醉师叫什么名字,我没有记住。接下来Jennifer给我插了导尿管,一点感觉都没有,反正不用去厕所了,反而觉得轻松,因为自从怀孕,尿频就是我面临最头疼的问题,一天到晚不停的去厕所,这下终于消停了。
 
8:00am麻醉师让我在床边坐直,Juliet拥抱着我,我把头靠在她的肩头,她告诉我说如果宫缩来了,可以继续吸笑气。其实打腰麻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什么粗针头,扎了两次。我都不知道,只是心里在想,医生怎么这么慢,还没有好啊。这时Juliet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坐直”,可能靠着她稍微有点点歪吧,也正因为可能歪了点,后来Tim告诉,医生第一针好像没有扎对,又扎了一针才找到,所以费了很长时间。反正我没感觉,也许跟我一直吸笑气有关。终于,医生告诉我好了,把一根软管从后面绕过我的肩头,搭在我胸部侧面,并没有传说中的按钮,可以躺下了。(有些人说用到的epiudural是一个软管子前面带一个按钮,如果阵痛来了就按一下按钮,调节性的麻醉,我的这个好似不用我自己来调节)我高兴的把笑气面罩还给了护士,大腿,腹部开始麻木,医生用一个冰袋子测试我左右两边的感觉,以确保两边麻醉高度一致。慢慢的上腹下面开始麻木了,肚子也不疼了,终于可以舒舒服服休息了。
 
Juliet说,今天肯定就是宝宝的生日。我心里好高兴,至少有了盼头,宝宝就要见到爸爸妈妈了。那个叫Jennifer的实习护士真的很好,每做什么都要先向Juliet确定,说话声音轻轻地,一直坐在我的床边陪着我,还时不时的用手指放在我的肚子上测宫缩。我虽然感觉不到疼痛,却还能感觉到宫缩,就是肚子紧。医生又来检查,让我朝右躺,因为宝宝的位址还是没有转过来。后来我就一直朝右躺,渐渐地右侧小腹中间有点痛,可是又不能换位置,只好忍着,这样总好过一直宫缩痛。期间我还闭着眼眯了一会儿,折腾了一晚上,实在是困。而且怕自己生的时候,没有劲,先要休息一下。从凌晨一点多到现在,我已经饿了,那点粥早消化没了,我问护士能不能吃点东西,Juliet不允许我吃东西,只能喝水,吃点果冻是可以,但果冻是放在冰箱里的,太凉了,又不解饿,我不想吃,只好忍着饿。她说不让我吃东西是因为怕我生产中间出问题,如果拉去做手术,吃过东西麻醉有危险。忍吧。
 
10:35am医生再次给我检查,开到八指。他们说吃午饭的时候就能开始push了,太好了,再有一两个小时我就要开始生了。医生说摸到宝宝头顶有个水包,她要给我人工破水,这个我在网上学习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是到生的时候人工破水,人工破水后,离生就不远了。但心里一直有个疑惑,我头天产检的时候,流出来的水是什么?当时产科医生说是羊水啊。也许哪个地方又被小宝下降的时候给堵住了吧。医生用一个很长很细的硬塑料棒,就捅了一下,没有什么感觉,哗,感觉到很多水流了出来。然后躺着继续等着。11:30am,医生去吃饭前又来给我检查,9指半,还得等,她和护士说说笑笑走了,都去吃饭了。临走时他们说,吃完饭,就可以生。12:45pm,他们回来,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我心里那个急啊,宝宝什么时候可以发动呢。

生产篇

1:20pm,医生再次检查了一下,说试试自己push吧。我试了两下,其实没有感觉,因为根本就不痛,只是使劲往下用力,感觉力不从心,没有阵痛真的会影响push,听着医生的指挥,他们看着仪器上宫缩的指示,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使劲。我还以为要先消毒,或者做一些准备,结果就这样,没有消毒也没有准备,直接让我把腿屈膝抬起,自己用两手扳着自己的两个大腿向外,头向前上方抬起,使劲。同时两个护士也帮助我一边一个顶着我的大腿。我妈还问我,怎么是这个姿势,怎么没有脚踩的地方,也没有手拉着用力的地方,(在中国生孩子产床都有脚蹬和把手吧),护士说,这样生孩子好用力。护士还夸我使劲使对地方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一直说着鼓励的话,让人感觉很舒服,总觉得曙光就在眼前了。每次用完力,我就要喝口水,然后跟Tim笑着聊两句,医生嘱咐了两句,就出去了。只有护士陪着我。
 
后来我慢慢学会感觉宫缩,肚子有点发紧,不用看仪器,我就知道这一次的宫缩来了。自己就开始使劲,两个护士帮我扳着两边的腿,如果宫缩过去,就不用使劲,把手松开,腿放平了休息。就这样,我开始了生宝宝的历程。
 
开始几次我还真没感觉,总觉得不疼,根本使不上劲。宫缩停歇的时候,休息喝水说话都不耽误。慢慢的,有些感觉了。小腹又开始发酸,护士说麻醉也不能管到最后一步,生孩子还是会痛的。每次push,我都吸一口气,心里默数15到20下,然后马上换一口气,继续使劲,数几下,然后再换一口气,再使劲。我发现只有第一口气可以保持使长劲儿,所以我尽量在第一口气的时候,努力的使劲,并尽量拖得时间长点。过了不知道多久,医生又进来看看,护士告诉她说我很会使劲,医生检查了一下,告诉我宝宝的头已经向下走了2cm。我听了夸奖,更来劲了。要好好的努力,每次是使劲的时候,听着仪器里宝宝心跳声降低,就想着宝宝你自己也要好好努力往外钻啊,我们一起努力,就都不会受罪。(话说,我从来没有上过产前培训班,也没有学习过任何呼吸方法,只是在论坛里转啊看啊,发现好多妈妈说,他们学的呼吸方法在真正阵痛的时候都没有用到。在怀孕的最后两周里,我经常上youtube看一些生产的视频,发现有些产妇在使劲的时候,接产的医生或者护士会帮他们数数,憋着一口气从一数到十,然后换气,所以我就自学了这一招。)过了一会,我发现Juliet也出去了,只剩下Jennifer帮我推着腿,另一条腿有点用不上力,我就叫我妈帮我推着另一条腿,唉,瞧瞧这孩子生的,老妈都成助产士了。墙上的表,已经指到两点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生出来。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愈发觉得疼,我想宝宝大概已经进入产道。妈妈说可以看到一点点宝宝的头发,怪不得这么疼,腰麻已经不管用了。每次憋气使劲的时候我都一声不吭,可是到宫缩过去松口气时,我就大大声的舒口气。说实话也跟杀猪的叫声差不多。那个Jennifer护士一直用温柔的声音鼓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Juliet和医生都回来了,突然听到妈妈和他们的笑声,我听到他们说看到宝宝的小脑袋尖在那里转,一扭一扭的转动。宝宝好棒,知道自己位置不好,正努力调节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往外钻。宝宝也是在努力的。护士都说这样的情况很少见,他们都觉得宝宝好有趣。直到生完,他们还聊这个趣事。
 
我自己也感觉宝宝的脑袋出来的越来越多。可是为什么不像坛子里那些姐妹们说的使几次劲宝宝就出来了呢。我似乎感觉宝宝的脑袋卡在那里,怎么使劲,好像都没有动,这时就是宫缩过去,我仍疼得无法把腿放下,我就蜷着腿,在那里休息一下,宫缩间歇很短很短,我让Tim推着我的头帮助我把头往上抬,我好全神贯注的把力气用在push上。护士让我使劲的时候把屁股也往上顶。我都照做,可是这样的姿势本身也消耗我的体力。Tim开始在我的耳边说,快了快了,就快出来了,下次就出来了。我心里想,你骗我,我感觉宝宝头就卡在那里,怎么使劲也不动,唉,这个大头宝宝。忽然Tim跟我说,医生和护士已经开始套上工作服,准备工具和宝宝用的东西,再使劲,宝宝就出来了。这时我才发现,医生他们真的开始准备,戴手套,端盘子,准备毯子之类的东西。看到这样的情形,我还想怎么连个消毒的程序都没有,不过看他们这样也促进了我的动力,我暗想再使三次劲,宝宝肯定就会出来。可惜,我判断失误。三次过后,宝宝还是没有出来,医生问我,要不要看宝宝的头,似乎头部出来了不少,原来没有卡住啊。他们要拿一面镜子给我看宝宝的头,我说不要不要,我不要看。然后医生又说,你可以自己伸手摸摸宝宝的脑袋,我说不摸不摸,我还是在忍着。我如果要看就得伸头,要摸就得伸手,都要憋着气,忍着痛,所以索性保持的一个姿势省力并且等待着下个宫缩的到来。只是希望宝宝好好的努力,快点出来。这时又听到妈妈说,没有侧切,医生给你保护的很好,你好好用力。那个时候我还在想,怎么不切一下啊,切一下的话,宝宝的大脑袋好出来的快点,我也能省省劲。
 
就这样一次接一次的努力,突然听到医生对我说,下一次宫缩来的时候,不要努力使劲,要平和的运气,如果她让我换气,再换气,终于这句话使被push折磨一次次后麻木的我来了精神,宝宝就要出来了,我努力照着医生说的去做。宫缩来了,我匀匀的使劲,医生说换气,我就吐气然后又吸一口气,使劲。突然感觉下面一轻松,然后就听到哇哇的哭声。宝宝出来了。我的疼痛感觉也骤然消失了。随着宝宝的哭声,我又听到护士说“It’s a boy”。哈哈,是个儿子,我的儿子。
 
随后护士把宝宝往我胸前一放,我感觉胸口一沉,这个小家伙好重。另一个护士用单子给宝宝擦身上带出来的粘液。宝宝躺在我胸上哇哇地哭。那个哭声一点都不像小宝宝的哭声,好像带着双声部似的。此时我低头看向宝宝的脑袋,他正仰着头,边哭边用一只眼睛瞟着我,另一只眼睛还睁不开呢。其实这个时候的小宝,还什么都看不见,只是我这一眼看他,发现他长的一点都不像我,像极了他奶奶。奶奶要是看到大孙子一定很高兴。抱着小宝欢喜了半天,才想起来问出生时间,其实自己是可以看到墙上的表,可是当妈妈的喜悦早吧看表这事冲到了九霄云外,只好问护士, Jennifer说是3:26pm。从这一刻开始小宝踏上了他人生的旅途。从第一次push到小宝出生,大概两个半小时我都在一次一次的push,看来没有良好的体力和耐力,我真有可能被拉去剖。
 
怀孕时一直以为看到宝宝的一刹那我会激动的流泪,可当到摸到他小身体的时候,我却一直在笑,开心的笑。不管怎么样,这就是我儿子了,是我这辈子的牵挂。

小宝出生了,似乎想用他哇哇的哭声驱散他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惧,而我则是满心的喜悦

生产后

我们都升级了。接下来就是爸爸给小宝剪脐带,我妈一直在录像,护士给宝爸照了一张剪脐带的相片,效果还不错。然后护士们开始忙碌,给宝宝量体重八斤二两(9磅1盎司),量身长52cm,检查身体,按脚印(左脚按两个,医院留一个,给我们留一个)。OMG,我竟然顺产下这么大一个baby。

称体重 八斤二两(9磅1盎司)

量身长52cm

按脚印

医生也开始帮助我娩下胎盘,并排血,生孩子过后,这个过程根本就没什么感觉,只是自己使使劲,护士给按按肚子。医生拎着羊水袋子show给我们看,说这个大袋子就是宝宝在肚子里的house,并指着连着脐带的胎盘给我们讲解了一遍。由于我有一点点撕裂,医生开始给我缝针,依然没有感觉,她很快就缝完了,似乎十分钟都不到,也不知道缝的怎么样,顾不上了,一直喜悦的看宝宝呢。生了个大个宝宝,下面肿的厉害,接下来护士给我垫上了冰袋,妈妈还直担心,刚生完,我们中国人就是做月子的开始,用这个冰袋,对月子可不好啊。但也没有办法,我出血量很多,尽管还是正常范围内,可是消肿止血还是很重要的。接下来的一天半,血是不停的留,冰袋也是不停的换,手上的吊针一直没有撤,里面依旧含有消炎止血剂。每隔四个小时就要吃一堆药,心里真担心这些药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因为我要母乳喂宝宝。

医生给我缝完针后,又给小宝做了身体检查,小宝穿上了小Diaper,还真像个大孩子(医院给提供新生儿diaper,自己带的没有用上)

检查完身体,小宝被包裹暖和后交到了姥姥怀中

孩子生下来,就要尽快的让他吃母乳,其实我还没有下奶,护士教我如何抱孩子,如何喂奶。小宝还真张着小嘴找奶吃,能挤出一点点透明的液体,轻按着小宝的头,他就使劲的吃啊吃啊,虽然什么也吃不到,却仍旧那么锲而不舍的努力吃着。看来宝宝也懂,只有自己努力才能丰衣足食。其实小宝在医院的这两天里吃的是医院给的配方奶。

小宝很能吃,吃了不少医院的配方奶

因为宝宝生下来是个大个宝宝,医生说要每两个小时给他抽血测血糖,可怜我的宝儿,到第三天出院前,共抽了6次血,每次都要扎脚踝取血,每次他都哇哇大哭,以至于后来每当给他打开包裹他的小单子,他就害怕的哭,心疼死我了。

只有体重过大的宝宝才会测血糖(早知道小宝受这个罪,我孕期就应该多注意营养少吃点了,生老二的时候一定吸取教训)

下午5点多,我要换到病房去。问题出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动,整个髋骨,骨盆似乎散了架,稍一动就疼的我龇牙咧嘴,医生说这样的情况少见,但也正常。一般一月以后就能恢复。我心里那个郁闷啊,看其他的产妇生完孩子就能下床溜达,而我竟然“半残”了!护工推来了一个床,护士鼓励我自己起来换床,可是我动不了,我说让我老公抱我到那个床上吧,护士和护工说不行,你要自己移过来,我都要疼疯了,这可是真的可以用疼这个字来形容,这样的疼与生孩子酸困不一样,可是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并在护士推护工拽的帮助下,一点一点从产床平行蹭到了那张移动床上。然后我怀抱小宝,Tim和妈妈跟在左右,离开了我战斗的地方,到了母婴间。

房间很大,妈妈的床和宝宝的专用小床(大塑料盒),还有姥姥陪护的沙发床

房间一进门出有一个盥洗台,方便医生护士使用

母婴间的淋浴间,由于我遵循中国人坐月子的传统不洗澡,所以没有用到这个淋浴间

母婴间的洗手间

洗手间里的盥洗台(因为我行动不方便,所以没有用几次)

母婴间是单间,什么都有,在妈妈的床边,有一个小柜子,上面固定着一个透明的大塑料盒,宝宝就放在这个塑料盒里。从移动床上移到这个床上倒是很有趣。护士让我蹭到一个像胶皮的垫子上,然后一拖就把我从移动床拖到了病床上,再使劲一抽,那个胶皮垫子抽了出去,我就稳稳地躺在床上了。我跟他们说这个方法不错,很好玩,他们问我是现在疼还是生孩子疼,我说是现在比生孩子疼,惹得他们都哈哈大笑。
 
真的非常感谢陪我一起生产的医生和护士们。这个区已经不是他们管辖的范围,在他们一个个离去后,我让Tim回家去睡觉,他已经3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需要好好休息。房间里有一个沙发床,我妈陪护晚上就睡沙发床,值夜班的护士给我妈拿了被子和枕头。小宝一晚上很乖,等我们都收拾停当,护士来为小宝洗澡,他生平第一次洗澡,哇哇哭,似乎很害怕。

这个沙发拉平就是一个沙发床,我妈晚上陪护就睡这上。

医院里给我提供免费的饮食,但我还是不停的喝着温水。刚生完的时候,护士立马给我拿来了食物,可是除了一小块三明治能吃,其他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只好让Tim回家前给我买点热乎的吃。第二天的饮食还不错,有菜单,还可以选择想吃什么,一份我也吃不了,就跟妈妈分享。

这是我的午餐,似乎营养搭配,只是有些冰的东西我还是不敢吃。

第二天由于我不能动,无法走路,直到下午才拔掉导尿管,不能一直插着,怕引起尿路感染。护士让我试着自己去厕所排尿,其实排尿很顺畅,可是起身站立,挪步,别看那么短短几步路,来回的路上,费了很长时间,而且我还要忍着剧痛。护士扶着我,我推着架输液管的小轱辘车,整个人的重心都歪倒它上面,一步一挪的去洗手间,越发感觉自己像个残疾人。
 
第三天,义工给我推来一个手扶小推车,就是病人做康复的那种,我可以扶着去厕所,髋骨和耻骨的疼痛只是较前一天略有减轻,毕竟有个东西支撑,我能用上点劲儿。这样的疼痛直到出了满月才渐渐消失。
 
我出院时跟别人比真的是很不一样。看到别的妈妈出院时,爸爸抱孩子,妈妈拎着待产包,化着妆,捯饬的那么精神,我就一个羡慕啊。第三天中午,当医生跟我说我可以回家去养着了,我那叫一个高兴啊,还是家里舒服。可我出院也费了点周折,毕竟没法走路,Tim只好先用轮椅把我推到汽车前,我搂着Tim的脖子,整个人基本吊在他身上,他带着我挪到车上。然后他再回去还轮椅,拎宝宝的carseat。(我不能让Tim把我打横抱起来,因为那个姿势会让我的整个髋骨受力,那个时候的髋骨像散了架一样,根本不能动,所以只好把自己“吊”到tim的身上)

小宝在Carseat里睡着了,头部用了一个毛巾被做支撑,护士说这样比carseat里带的那种支撑新生儿头部的支撑垫好用。(支撑垫没有用就宣告作废)

虽然过了一阵子的“半残”的生活,可是每当看到躺在身边小小的人儿,就觉得经历什么都值。宝宝的健康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终于到家了,小宝美美地睡着大觉。

引用 日记 的文字:

什么女人最美丽?怀孕的女人最美丽。这就是我心中美丽女人的定义。当一个女人在孕育着小小的生命时,全身都会散发出一种柔和细腻的母性光辉,无论她长斑还是起痘,无论她身材如何渐变,那种女人的韵味却越来越浓郁。用最伟大的母爱迎来期待中的生命,我们做女人才会得到完美的一生,我们也才会成为最完美的女人。

大大的赞啊!

2018-02-11 16:17:21

谢谢,做妈妈的人都是勇敢的,为了宝宝我们愿意付出一切。

2018-02-11 12:11:00

谢谢,做妈妈的人都是勇敢的,为了宝宝我们愿意付出一切。

2018-02-11 12:10:44

是啊,所以费了好几天才写好,以后给他看,前提是还要用心教他中文,他才能看懂,呵呵

2018-02-11 12:10:15

别担心,顺产一定要有信心,我从有想过要剖,生的时候努力想着如何把劲儿用到地方,要会使劲,孩子是心疼妈妈的,他自己也会借你的劲儿使劲儿钻。祝你生产顺利,母婴平安。

2018-02-11 12:09:38

个人感觉还是加拿大待产好,因为家人就陪在身旁一直到生,而且医生护士态度特别好,即便是生孩子大叫,也不会有人对你态度不好。我在论坛里看很多姐妹写国内的医院(除了私人医院)医生在你生孩子使劲哼哼时或者叫出来时会训你。而且在国内经常都是产房里放两张床,没有个人隐私,生孩子都在一起生,相互影响。我从push到生出小宝用了2个半小时,是因为我的孩子太大了,而且孩子头大,其实生的时候不会想那么多,生完了才发现用了这么长时间。前几天看一个网友写在国内生孩子用了30多分钟,这么快是因为医生给她用了产钳,我可不想让医生用,毕竟多少会有些影响,国内的医生为了快,尽量会用一些辅助手段,我觉得生产是人类最自然的事情,除非难产,否则不必要用人为的手段干预。个人感受,共你参考。  也希望你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

2018-02-11 12:08:57

恭喜你平安生了个健康宝宝, 看完你的生产经历, 我心里不淡定了, 本来一心想回加拿大生产的, 但是那个漫长的待产的过程, 我纠结呀

2018-02-11 12:07:43

真好,真的很棒呢!!!好勇敢的妈妈~~~

2018-02-11 12:06:56

看得我好纠结哦,好厉害的妈妈!我还有两天到预产期了,也准备生,希望顺利点!不过我娃娃比较小呢,特别是头小,应该好顺。当年我妈妈生我就是8斤,我都觉得好重哦,呵呵

2018-02-11 12:06:14

真勇敢!那么大的胖小子都顺下来了~

2018-02-11 12:05:28

哇,真是个大宝宝!妈妈辛苦了。将来一定要让宝宝知道妈妈是如何生他的。

2018-02-11 12:04:42
蜜果社区

2014-2018 © 蜜果社区® miguoma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824号  联系邮箱 : ad@miguomama.com   网站地图

蜜果社区美国生子赴美生子用户提供原创实用的日记攻略问答的交流平台, 最全的美国生子月子中心美国生子待产民宿的价格及联系方式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