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移民日记:我为什么要从新西兰来到亚洲

0
老头子ZSIS老头子ZSIS
2018-06-25 07:33:54470

跟随全家人移民到了新西兰

在这里我想把自己所想的所经历的都写出来,我的经历没有什么太大的挫折,成长,大风大浪,但是我相信平淡的生活同样是宝贵的。其实,在海外的留学生活不像想得那么舒适,但是也绝对没有媒体所报道的都是留学垃圾那么夸张。我所知道的是我周围的大多数无论是从小移民的朋友还是16,7岁就来留学的同学们都是在为自己的未来努力奋斗着,在这里衷心希望他们能够成功,我相信,海外的经历绝对是笔宝贵的财富,并且伴随我们一生。

我跟随全家人移民到了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相比起千千万万的留学生们,既要照顾自己的生活又要兼顾自己的学业还要打工来减轻家庭的负担,我无疑是幸运的, 因为父母已经为我支撑起了一片天,他们所赐予我的不仅是优越的生活环境还有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

由于新西兰的福利制度,我上高中基本费用皆免,大学的时候学费国家不仅提供贷款,每周还有一定的生活补贴费用。除了刚开始语言的障碍和后来文化观念上的大大小小的碰撞,我还真没有经历什么辛酸的国外生活史,我想上天是眷顾我的,特别是在2010年我离开新西兰去其他国家闯荡的时候,我才真正发现在新西兰7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是那么幸福珍贵。

踏上飞机离开离开新西兰

拖着沉重的行李,迎面而来的是湿润炎热的空气带着一种特殊的属于东南亚国家的味道,和初到新西兰奥克兰闻到的带着大自然气息的青草味截然不同。直到出了关口,望着护照本上的印戳,我才真切地意识到我真的远离了那个在太平洋面上因紧邻着澳大利亚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的小岛国,来到了这个被称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热带国家 ---- 新加坡。

“新西兰,是位于太平洋南面的一颗珍珠,土地面积约26.8万平方公里,跟伟大的祖国960万平方公里辽阔的土地比起来,简直是沧海一粟,说到人口,更是少得可怜,约莫500万不到,其中100多万居民还是遍布在最大的城市奥克兰……” 嘴里念念有词着早已滚瓜烂熟的信息,我坐在波音737客舱,看着巨大的机身腾空而起,看着新西兰奥克兰的国际机场渐渐消失在视线,看着奥克兰熟悉的一草一木,密密麻麻的建筑都缩成一张版图大小,焦点大小,直到蔚蓝得一望无际的海洋跃入眼帘。

初到新加坡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兴奋的,这里虽然号称国家但是实际面积可能还不如奥克兰一半大,却四处散发着青春活力。这里的生活节奏很快,且不论四处行色匆匆的人们,川流不息的马路和五分钟一趟的公车,就连地铁站里面的扶手梯速度都比奥克兰慢慢悠悠得如老牛拉车般的速度快了一倍。新加坡的一切都让我真切感受到时尚,年轻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于是乎,一个个大型的百货公司,一家家名牌的专卖店,一幢幢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一条条宽阔的大马路,这些都更加衬托出新西兰,我那曾经待过的国家是多么的乏味枯燥,充满着乡土气息,宛如一个巨大的农村,慢吞吞自我发展,却总是被世界潮流远远地甩在后头。

然而,话虽如此,新加坡对我是一份客气,而新西兰对我则多了许多熟悉到不用在乎回避的感情,上面那些话,说出来却还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就这样,我怀着一切都是新鲜,未来是无限美好的心情暂时在新加坡留了下来。找了份新工作,租了房子,每天沉浸在琳琅满目的衣物鞋帽,品种繁多的各国美食和丰富的娱乐活动中。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当新鲜感过去了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早上醒来面对天花板,想着今天还有多少工作等着我去处理,又有多少事情积压了太久,我竟然开始怀念起在新西兰的惬意生活。 上班下班走在大街上,和迎面而来的路人四目相对,我总会反射性得对他们露出微笑,得到的往往是面无表情的回应甚至一个白眼,这让在新西兰呆久了习惯了和路人打招呼聊天气的我无所适从。

当有人跟我夸耀起新加坡的蓝天,新加坡的绿化,新加坡的环境,我抬眼望望四周,越发觉得新西兰的蓝天白云绿树才是真正的亲近自然,与之相比的新加坡简直就是个钢筋水泥堆积起的森林;当早上六点不到总是被楼下马路的汽车轰鸣声吵醒,拉过毯子盖在头上也无法格挡那吵闹的声音,此时的我总是特别想念那种被鸟鸣声唤醒的清晨;当地铁列车里拥挤得像移动着的沙丁鱼罐头,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幻想着自己正坐在宽敞空旷的公车上望着车窗外一望无际连绵不绝的绿色,虽然奥克兰的公车一小时只有一辆,错过了会让人相当跳脚诅咒抓狂,但至少每次基本都能保证你是坐在舒适的车椅上而不是一路脚不着地得挤到终点站。

当每天忍受强烈阳光的荼毒,在高达30多度的高温下汗流浃背却难以找到庇荫处,于是更加想念奥克兰长年凉爽的气候;当每次对着镜子数着脸上因为空气太过潮湿又滋生出几颗痘痘的时候,我更是欲哭无泪,无比的怀念以前没有任何烦恼的皮肤;更当越来越多的新加坡朋友感慨我为何要离开新西兰来到亚洲,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个被我一度厌烦,唾弃甚至想要迫不及待离开的国度,在其他人的心目中,竟是陶渊明笔下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是最与大自然亲近的人间仙境,是享受与世无争,悠闲快乐的生活的地方

是的,新西兰或许发展缓慢,或许无论哪里都是一派乡村景象,但那些被绿荫环绕,真正融入自然的生活恰恰就是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的代价。一瞬间,我恍惚觉得新西兰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清澈的天空,碧蓝的大海,午后照射进半空的咖啡馆的阳光,推着婴儿车拖家带口散步的居民,在花园里修剪树枝或浇水的老人,甚至连只有在中国农村才能看到的永远暴露在路边的光秃秃的电线杆都开始令人难忘,因为电线杆上总是有成群结队的麻雀们叽叽喳喳地嬉戏。而这一切一切,都是在高度城市化,繁荣化的地方所不能拥有的。

每次身边的留学生朋友无论回国发展或假期回去,都在QQ上空间上MSN上这么写道:“在新西兰的时候总觉得烦闷枯燥,恨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才好,但是离开了去了其他的发达城市,久了又会嫌空气污染,环境肮脏,人口拥挤,生活压力是如此之大,每到这时总会想着快点回来新西兰享受一下真正舒适的生活。” 原来这一切只有自己亲身体会了才会知道,新西兰或许不是那么得完美,因为她缺少年轻人所追求的刺激,新鲜,她太过平淡,安静,只有细细品味思考之后才能理解她的好。

新西兰的移民们, 第一件事往往就是买房

众所周知,新加坡的房价被政府控制得很严格,政府会盖政府用房然后相对于私人公寓较低的价格卖给新加坡居民。一套三房一厅100来平方米的二手政府租屋要价XX万新币,我在心里默默经过一系列加减乘除汇率兑换后不由自主飙泪,这个价格能在奥克兰的中等地段买一套全副地400多平方米带花园的小楼了。

当时国内正值炎热的夏季,我穿着短袖T-shirt 牛仔裤一走出飞机,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响亮亮的喷嚏,显然我已经忘记了南北半球的季节相反定律,而此刻的奥克兰正进入寒冷的冬季。与室外低温相比,全球的房市却火热朝天,当然,新西兰这个原离北半球大陆的小国也未能幸免。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原本是新西兰的首都,现今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城市 ---- 奥克兰。

奥克兰四周环海,风景优美,是外来移民和留学生的首要选择居住地。于是在那一年的7月,奥克兰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是如火如荼,房屋价格攀爬速度一改当地居民什么事情都慢半拍的特性,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蹭蹭蹭上涨完全没有疲惫态势。

初到奥克兰,我们一家三口挤在一间改装过的两室一厅的车库里面,每天摊开报纸有关房屋咨询的新闻广告就跃入眼帘,虽然一干朋友再三告诫现在不要买,要观望房价会降等云云,但在浙江宁波这种沿海经济发达城市生活了十多年,父母对这种房价跌涨规律再熟悉不过。几天后老爸当机立断一拍大腿告诉全家准备买房,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老妈表示全力支持顺便拉扯着我随口道:“把娃也带上,都16了该长长见识了!”此时的我喝着新西兰纯正的带有青草味的牛奶,懵懵懂懂点了点头,就这样,我展开了买房旅程。

第一天,第一套房子,是在位于奥克兰靠西边的一个叫做Mt Albert的区半山腰上的小木屋。屋主是一对华人夫妇,外表彬彬有礼,而且特别健谈,这至少解决了我们刚到异国他乡语言障碍的问题。屋主介绍刚买这套房子一年不到,就打算换房,原因貌似是想让孩子读更好的高中。这栋房子离我们租房不远,所以我当然知道附近的Mt Albert Grammar School也算是一所不错的名校,现在想起来显然屋主有着其他的原因才想卖房。

当时爸妈来回蹦跶突然发现窗帘旁边的天花板上有块不明显的水渍,联想起报纸上关于漏水房屋的报道,顿时恍然大悟。 于是后来无论屋主怎么说得天花乱坠,房屋经纪人怎么来回夸赞,两人搭档极有默契就差上演一出儿二人转,我们互相使着眼色,默不作声得退出了这个屋子。第一次看房就这么半途夭折,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房屋经纪人的话里水太深,不能盲目相信,一切要靠自己的双眼去观察。

接下来的半个月全家人陆陆续续看了许多房子,有一套屋主是个印度人,看见屋主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其实我不是有种族歧视,但是事实是全家人进去后就给木头上都散发着的咖喱味给熏出来了,只能摇头感叹饮食的差异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其次,也有一套号称全副地700平方但一半都是及其陡峭的斜坡不能走人只能当滑梯用的,我原本还幻想了下改造成滑梯的可能性,但被父母全力否决,原因就是:太浪费地。

还有一套,有虽然是两层楼但是有一层完全在马路沿下边下雨纯粹倒灌水的;更有各方面不错但是屋主要价狮子大开口半步不肯让气的老爸吹胡子瞪眼睛的。这短短的14天全人人走马观花般,足迹遍布奥克兰东南西北各个区域,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样的房子质量好,什么样的街道治安好,什么样的区域升值快,特别是父母,已然完全不需要房屋经纪人的解释,一套房看下来优缺点就能娓娓道来,堪比资深点评人。那段时间里看房产报上房产网已然成了家里所有人的兴趣爱好,随着看房次数的累积,停滞不前的状态让父母开始焦急了,但却又无可奈何。

俗话说地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就在一天傍晚,我吃完饭随意翻开房产报瞥见了一个很小的卖房广告,价钱地段都还不错,老爸本不抱着太大的希望接通了电话预约看房。第二天全家人还拿到了房屋地址提前开车去看了下房。我至今仍然清楚记得当车子开进那条很幽静的小路,停靠在一棵大树下,一幢蓝瓦白墙的四四方方的小房呈现在了眼前,房子是木质的,很旧,但是很结实。

台阶下有条小路直直通过花园,花园里玫瑰花的花枝穿过乳白色木质围栏的空隙像在朝着路过的行人挥手。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之前的辛苦,失望都不重要了,我们就是为这所房子而来,而她,在恰当的时间,就这么出现了。接下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看房,检查,签约,搬家。 买房子,这件听起来似乎很复杂又劳心劳力的事情就在两天之内顺利简单得完成了。

搬进新家后,老爸惬意地坐在崭新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上不停上涨的房子均价笑得合不拢嘴,老妈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试图熟悉新买的电子炉灶顺便唠叨该给后院的树木修剪了。而我的眼睛则像相机一样自动照下并保存了这幸福的一幕在心里,且永远不会忘。

就在那一天,我深切感受到,新西兰正式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这里有了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居住的地方,我可以趴在客厅的落地窗上看傍晚美丽的火烧云,透过房间的窗户观赏雨后就会出现的彩虹,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晚上坐在自家的花园里仰望星空同时忍受新西兰唯一具有杀伤性的生物:各种蚊虫的攻击,都是件幸福的事情了。

当越来越多的新加坡朋友感慨我为何要离开新西兰来到亚洲,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个被我一度厌烦,甚至想要迫不及待离开的国度,才是陶渊明笔下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是最与大自然亲近的人间仙境,是享受与世无争,悠闲快乐的生活的地方。

引用 日记 的图片:

风景很漂亮!

回复 举报
2018-05-08 10:45:00

人,往往都是得不到的最好

回复 举报
2018-05-08 09:55:29
蜜果社区

2014-2018 © 蜜果社区® miguoma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824号  联系邮箱 : ad@miguomama.com   网站地图

蜜果社区美国生子赴美生子用户提供原创实用的日记攻略问答的交流平台, 最全的美国生子月子中心美国生子待产民宿的价格及联系方式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