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赴美生子diy:记录我的孕期待产生活及无痛分娩经历

0
从前慢WFMO从前慢WFMO
2018-06-24 03:10:364366

我的孕期算是很顺利,摆完酒的当月的月末就怀孕了。每次产检肚子里的小马哥都很给力,不仅pass,还经常获得医生的好评。孕早期孕吐不算严重,主要以干呕为主,但对我这个吃货来说最悲催的是美食当前没胃口,恶心从第7周持续到11周。进入12周立马就满血复活,跟先生、亲友们去澳门疯狂觅食了一回。

舒服的孕中期是最适合旅行的时候,带球走看世界是很好的胎教。安检门其实对胎儿没有影响,如果担心的话过安检时告知安检人员是孕妇,她们会请专人给你手检,就可避免过安检门了。孕五个月跟家人去日本旅行。因为全家老少齐出动所以是跟团游,旅行团里的人都没发现我是孕妇,后来聊天告知后纷纷惊讶的表示没见过精神状态这么好的孕妇,逛起街来双腿生风,走得比她们还快,不挑食,不忌口,饭量也好,囧……

孕七个月(28周)和先生在夏威夷玩了六天,长途飞行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只是飞一趟下来脚会肿得穿不进鞋子,所幸在日本转机时买了防静脉曲张的袜子,穿上后就不再水肿了。在夏威夷,看到很多年轻的爸妈带着很小的baby游泳,甚至还有4、5岁的小朋友在玩冲浪,不会游泳的我也大胆的每天由先生抱着在海水里泡一泡。孕期如果身体没有不适,真的不需要把自己纳入特殊人群,该吃吃,该玩玩,多走动,对顺产的分娩是极有好处的。

随后从夏威夷飞往加州,开始了我在美国的待产生活。我们没有找月子中心,一切都是DIY。我家先生在国外读书生活近八年,回国不到三年所以一切都还驾轻就熟。在美国房子、车子、医生、医院等等基本都是他做好功课然后由我拍板最后他再去打点安排好。除了刚到的第一周因为还没买好车没法外出外,后面的日子我俩几乎是三天一大逛,两天一小逛,每日晚饭后先生会坚持陪我散步,偶尔我陪他去游泳,国外的生活虽然简单,但两人相伴倒也很自在惬意。一日三餐通常由我掌勺,先生打下手,虽然是菜鸟一名,但作为吃货对做饭的兴趣很浓,在国内很少有机会施展拳脚,在美国笑称自己假以时日可以“新西方烹饪学校”学成归国为名。其余家务活都由先生一一包揽。

孕34周,婆婆、妈妈等亲友一行八人浩浩荡荡的飞过来了。我安排了美西自驾游,从加州尔湾—拉斯维加斯—大峡谷—优胜美地—旧金山,最后沿着加州一号公路一路向南回尔湾。开车走了3500多公里,玩了一圈回来也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其余亲友结束旅程回国,妈妈、婆婆留在美国照顾我们,公公则继续在美国各地旅行。有妈妈在,我俩又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好日子。

37周足月时,医生告知小马哥已经半入盆了,预计会在预产期前后临产。我的预产期是8月19号,但在HK做产检时医生给的B超预产期是8月中,所以一直以为小马哥会提前出来,岂知39周接近尾声了都没动静。我那颗想要狮子座男生的心被搅得七上八下。暴走、喝大量的覆盆子叶茶(在欧美有助产茶之称)、吃菠萝(老美有吃菠萝催产的民间习俗),总算在美国时间17号上午(国内18号凌晨)起床后见红了!中午时发现粉红色的宫颈黏液栓也出来了。下午原本跟家人外出逛街暴走的计划取消,留在家中喝覆盆子叶茶,养精蓄锐等待规律宫缩的到来(美国的医院要阵痛达5分钟一次或破水了才给入院)。断断续续的M痛,偶尔还伴着小马哥在努力往下钻的刺痛,自己感觉可能快临产了。午后立马去洗澡,洗澡时感觉有液体滴滴答答的流出,量不多无法确定是否为羊水,趁我洗头洗澡的空档,先生刮起了胡子修了修头发,说是要给儿子一个帅帅老爸的好印象。随后让妈妈提前做晚饭,吃完就出发去医院。

傍晚和先生、我妈到达了医院,让公婆留家等候,此时宫缩已经4~5分钟一次了,护士帮我确定羊水已破后给我内检,奔溃的是一指未开!照这样的进度估计会是场持久战,我跟先生商量,趁我现在痛感还能忍受让他赶紧送我妈回家休息,我只要先生一人陪产就够了。话说内检真的跟手法有关,产检时我的医生帮我内检过几次都没太大感觉,这位白人护士把我弄得忍不住叫了起来,直觉是个粗鲁的姑娘,所幸正好到了她交班的时候,负责我的护士Heidi来了。Heidi给我绑上了胎心监护、每隔一段时间会自动量血压的血压仪、扎上滞留针、挂上催产素、安排B超医生、并在我右腰塞了薄被子以便我稍稍向左侧卧躺,还跟我确定是否需要Epidural无痛分娩……每一步都会告诉你这是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另外美国的医院也很人性化,所有的检查都不需要你走动,产前的B超等仪器都是护士推进房间来检查的。

打了催产素后宫缩一波一波袭来,每个人痛感不同,我是M痛,但放大了无数倍,有一种肚子要炸开的感觉,最悲催的是小马哥身子长,每次阵痛都会顶到我左边的肋骨,以至两种痛交织在一起非常难受!每一次宫缩来临都痛得屏住呼吸不敢动弹,觉得轻轻的吸口气都会让疼痛加剧。等先生送完我妈回来后,阵痛一来我就紧抓他的手,继续屏住呼吸不动,等憋不住气了再按Heidi示范的做深呼吸然后哈气。Heidi问我什么时候需要打Epidural无痛分娩时通知她,孕期我看了不少国内无痛分娩的顺产分享,都是要开了3指以上才给打,而美国是只要你需要,任何时候都可以打。因为Epidural会让开指变慢,想着自己一指未开我还是忍住没打,持续忍了五个小时后才让Heidi通知麻醉医生过来。美国打Epidural是坐着打的,打的是滞留针,随着背部一阵清凉的感觉,数分钟后下肢就开始变麻了。后面就是传说中的从地狱到了天堂!只是打完会抑制不住的发抖,Heidi说这是正常现象,放松就好。后面宫缩再来就没有任何痛感了!(ps:美国打Epidural分两部分来收费,医院收设备费,麻醉医生收服务费,服务费是需要打完后当场给麻醉医生的,所以得备好现金。例如我生产的医院麻醉设备费是200美金,要现场给麻醉医生的服务费是600美金。)

无痛打完后我的医生也来了,内检一查只开了两指。医生说以我这速度估计四五个小时后才能开到五指,他四个多小时后再来看我。随后Heidi帮我插上了导尿管(因为有无痛,所以也没感觉),我一边发着微博跟大家互动,一边跟先生聊天打发时间。晚饭吃得不多,出发去医院前到超市买了很多我爱吃巧克力蛋糕跟可颂,还准备了红牛跟巧克力。我和先生准备趁机宵夜一番以保持战斗力,谁知不给进食!连水也不行!好吧,只能饿着肚子渴着嗓子生娃了。大概2小时后Heidi推我去隔壁的产房,看到产房里的婴儿床我和先生有些小兴奋,轻松的拍照跟家人微信,微博实况直播,进产房半小时左右突然觉得麻药好像有些失效,每次宫缩一来,就感觉到下体非常涨,腰特别酸,这种感觉不是疼,就是难受。于是按铃喊Heidi过来,Heidi帮我叫来了麻醉医生,医生给我追加了剂量,本以为几分钟后又能回到天堂,结果虽没有坠入地狱还是在人间徘徊。忍了半小时先生忍不住再次按铃叫Heidi,Heidi问清我的痛感后怀疑我是快要生了,立马帮我内检,发现早就开到9指了!也就是说打了无痛的情况下我从2指开到9指只花了不到3个小时(开指这么迅速我想跟我孕期经常暴走以及37周后开始喝覆盆子叶茶有关)!!!这速度让大家始料不及,Heidi立马通知我的医生回医院,没想到一等就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每次宫缩来袭都让我觉得小马哥快要冲出来了。等待医生的间隙进来一位护工说帮我做好产前准备,本以为要给我去体毛(看国内的顺产好像大部分都有这一步骤),不需要!给先生换上无菌服,也不需要!就见她默默的准备医生接生需要的工具及宝宝出生后的物品。

终于,我的医生来了!不慌不忙的穿上他的医生袍,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总算可以push了!push的时候Heidi让我双手托着自己大腿往上抬,同时深呼吸憋住气,听着她给我从1念到10,然后让我像解大便一样的使劲。每一次宫缩来就这样push三次。因为双手要托着自己大腿,无法再握先生的手了,他只能站在一旁跟着我一起push,我一边“嗯”,他也跟着“嗯”,老实说他这样陪着我一起使劲可比喊着“加油,努力”这些不疼不痒的话更有力量。陪我push到最后他说自己的大便都要出来了。push了几轮没动静,我忍不住问医生一般push要多久啊?医生说第一胎都需要点时间,一两个小时很正常啦,快的话二三十分钟也是有的,最后幽了我一默:“没关系,你慢慢来,大不了我回家睡一觉天亮后再过来”。囧,继续听指挥push。这时,一位胖胖的护士天使般的降临了,在我push的时候摸了摸我的肚子,然后告诉我力气没用对,力气要用在下面,要像去poo poo那样的用力!我开始顿悟,脑子里拼命幻想解大便的感觉,我push的时候医生的手一直在下面给我做“扩充”,push了二十多分钟后医生建议给我做直切,不然可能需要放吸盘了。同时医生也跟我强调直切伤口的恢复是最快的,而且只做一点点,并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一周伤口肯定好!好吧,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剪,不过据我了解直切确实恢复速度快,因为直切是切断两块肌肉之间的软组织,损伤小,出血少,疼感也小,侧切需要切断肌肉,损伤大,出血多,疼感也大。只是直切对医生的技术和经验要求很高,处理不好有可能再撕裂,这可能也是国内多数采用侧切的原因。

不论push还是直切,因为有Epidural所以几乎无痛感。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太!渴!了!每一次push都觉得自己嗓子快冒烟了。天知道,最后的那一次push我脑子里想的是为了尽快喝上水,拼了!直切后push了5次,我还没反应过来,红彤彤的小马哥就出来了,Heidi 简单的用毛巾给小马哥擦了擦血水然后就把软绵绵的他放在我胸前skin to skin,神奇的是,前一秒还在大哭的小马哥贴在我胸口后听我喊了句BB,立马就不哭了,乖乖的紧贴在我胸口,嘴里吐着口水泡泡,还挂着泪花的双眼骨碌碌的打着转,可怜又可爱的模样让我和先生忍俊不禁。紧跟着先生帮忙剪脐带,然后挽出胎盘,缝合直切伤口。伤口确实一点点,但要缝三层,也缝了大概十分钟。(我产后第三天出院后开始洗澡,自己摸了下确实就剪了一点,产后前四天伤口还是让人不舒服的,不过第六天开始感觉缝合的线就被吸收了,除了微肿,基本就没太大感觉。后面会再跟大家分享美式的产后伤口护理)…… Heidi确定我要母乳喂养后,就把刚刚skin to skin小马哥换了个pose,小家伙竟自动自觉的吮吸了起来,可别小看这刚出生的婴儿,吸奶的力气一点都不小!决定母乳喂养的妈妈们也请抓住宝宝出生后这黄金2小时,吾等贫乳的妹子都能做个称职的奶牛诀窍就是让宝宝早吸和多吸!吸完初乳后,有护士进来给小马哥洗澡,做简单的护理,穿衣服(宝宝和妈妈在医院会用到的物品美帝医院都会提供,不需要自己准备,所以待产包只要带上出院穿的衣服和汽车安全座椅就OK了),接着小马哥的儿科医生也来了,给他做身体检查,很幸运,小马哥非常健康,随后还打了乙肝疫苗。最后Heidi一边say sorry一边毫不不客气的给我压了三次肚子!泥煤!我能说压肚子才是我整个顺产过程中最痛的吗!!!

无痛打完后我的医生也来了,内检一查只开了两指。医生说以我这速度估计四五个小时后才能开到五指,他四个多小时后再来看我。随后Heidi帮我插上了导尿管(因为有无痛,所以也没感觉),我一边发着微博跟大家互动,一边跟J先生聊天打发时间。晚饭吃得不多,出发去医院前到超市买了很多我爱吃巧克力蛋糕跟可颂,还准备了红牛跟巧克力。我和J先生准备趁机宵夜一番以保持战斗力,谁知不给进食!连水也不行!好吧,只能饿着肚子渴着嗓子生娃了。大概2小时后Heidi推我去隔壁的产房,看到产房里的婴儿床我和J先生有些小兴奋,轻松的拍照跟家人微信,微博实况直播,进产房半小时左右突然觉得麻药好像有些失效,每次宫缩一来,就感觉到下体非常涨,腰特别酸,这种感觉不是疼,就是难受。于是按铃喊Heidi过来,Heidi帮我叫来了麻醉医生,医生给我追加了剂量,本以为几分钟后又能回到天堂,结果虽没有坠入地狱还是在人间徘徊。忍了半小时J先生忍不住再次按铃叫Heidi,Heidi问清我的痛感后怀疑我是快要生了,立马帮我内检,发现早就开到9指了!也就是说打了无痛的情况下我从2指开到9指只花了不到3个小时(开指这么迅速我想跟我孕期经常暴走以及37周后开始喝覆盆子叶茶有关)!!!这速度让大家始料不及,Heidi立马通知我的医生回医院,没想到一等就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每次宫缩来袭都让我觉得小马哥快要冲出来了。等待医生的间隙进来一位护工说帮我做好产前准备,本以为要给我去体毛(看国内的顺产好像大部分都有这一步骤),不需要!给J先生换上无菌服,也不需要!就见她默默的准备医生接生需要的工具及宝宝出生后的物品。

从入院到小马哥出生大约10小时,从开2指到push基本处于无痛状态,一点点直切,无撕裂,也算是极其顺利的顺产经过程了。整个生产中我没有流过一滴汗,没有因疼痛消耗我太多体力,只push了半小时,7.1磅(6.4斤)的小马哥就出生了。感谢Epidural无痛分娩,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发明!

(赞)

回复 举报
2017-08-25 11:58:22

看了你的文章我对产不再恐怖了。

回复 举报
2017-06-19 04:56:53

(赞)

回复 举报
2017-06-19 04:56:53

引用 日记 的图片:

好淡定都快生了还使出你的剪刀手(大笑)(大笑)

回复 举报
2017-06-19 04:56:53

看着好嗨!!

回复 举报
2017-06-19 04:56:53
蜜果社区

2014-2018 © 蜜果社区® miguoma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824号  联系邮箱 : ad@miguomama.com   网站地图

蜜果社区美国生子赴美生子用户提供原创实用的日记攻略问答的交流平台, 最全的美国生子月子中心美国生子待产民宿的价格及联系方式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