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痛的领悟 孕妈被遣返而且五年不得入境

38

入境章都盖了但是还是被遣返

北京——6月5日下午,当洛杉矶国际机场那位中年海关官员在我的护照上盖上入境章的时候,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租好的车已在机场停车场,租期三个月的公寓正等待我入住。家在上海的我想要生个美国宝宝,这时已怀孕31周,三天后我将在美国进行第一次产检。
但就在提取了行李之后,我一家四口遭遇了一次抽查。一位中年华裔官员叫住了我们,询问我们此行的目的。“我告诉他我是来生宝宝的,”36岁的我后来说。我跟官员解释说我3月份以“旅游”为由拿到签证时,还没决定去美国生子等情况。但经过约七个小时的搜查、询问、等候,我和丈夫、婆婆以及五岁的儿子因被认定为“签证欺诈”在第二天凌晨被遣返。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一张五年内不得入境的裁决。
“我当时很诧异、很郁闷,觉得不可思议,”我在上海通过电话说到,当时的我怀孕34周。直到最近,我还在试图与上海的美领馆沟通,希望能尽快前往洛杉矶生产,但最终我只好选择在上海待产,于上周生下一名男婴。“原来美国的作风是这样子的,和我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根本不来跟你讲理的,完全是一个人独断的。”
中国人赴美生子热潮的兴起孕育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赴美生子本身并不违法,孩子可以自动成为美国人。但是近期,随着美国当局加强对与之相关的签证滥用和违规商业经营的查处,根据从业者的观察,有更多家庭的美国生子计划正遇到更大的抵制,我可算是其中之一。即使对于那些已经取得签证的中国人,此次打压之后也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不透明性和风险。虽然美国放宽了对中国的签证政策,但赴美生子的家庭、律师和中介机构纷纷表示,海关官员在实际操作中加强了执法,生育游全线收紧,过去的游戏规则已不再适用。
3月初,美国联邦执法机构突击检查了加利福尼亚州南部三家华人月子中心经营的逾50处公寓和其它房屋。月子中心的所有者因逃税、涉嫌签证欺诈和占用美国福利仍在接受调查,一些被指定为重要证人(material witness)的中国妈妈不顾限制擅自离开美国,一名代表中国妈妈的律师涉嫌协助证人离境而被捕(现取保候审),一系列事件引发诸多美国媒体和政客对中国人赴美生育游的关注和讨伐。媒体报道和业内人士的观察都显示,赴美生子的人数有所减少,更有部分月子中心关闭,虽然并不清楚相关的具体数字。
现在仍有一些和我怀有同样美国梦的中国妈妈仍不惜代价前往美国,但“签证欺诈”似乎成了一把悬在我们每一位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对于我这类案子,美国驻华使馆新闻发言人柯英豪(Nolan Barkhouse)本月表示无法就单个的案例发表评论,他通过邮件还指出,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简称DHS)和到达港的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缩写CBP)的官员有权决定准许或拒绝进入美国。“签证允许外国公民前往一个美国口岸,并申请进入美国。签证不能确保入境。”
做出遣返裁决的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在回复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问题时表示,由于《隐私法案》(Privacy Act)的限制也不能对我的个案予以评论。负责公共关系的官员珍妮弗·埃万尼斯基(Jennifer Evanitsky)表示,任何人都不会因为赴美生子本身而被拒绝入境,但其进入美国的意图必须与签证上的表述一致。
不过,我所持有的有效期十年的访客(B2类) 签证已经包括了医疗目的。
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没有回应遣返人数的问题,并不清楚有多少怀孕妇女和我有着同样的遭遇。但在微博上搜索孕妇、遣返,许多赴美生子中介机构指出近期因“签证欺诈”等理由而被遣返的人数增多,其中包括一位赴美探望待产妻子的准爸爸遭到遣返。有关的律师和中介机构纷纷表示,在对生育游的打击中,许多中国妇女不公平地成为目标。
代理了数位月子中心调查案中中国妈妈的洛杉矶华裔律师律师刘龙珠(Long Z. Liu)表示,去年三月份之后政府对生育游全线收紧,中国游客成了众矢之的,而“签证欺诈”的罪名在加强执法的过程中被滥用。刘龙珠表示,大概在四五月间,曾经在一周里就有两位困在洛杉矶机场的中国妈妈向他求助,至少其中一位遭到了遣返。刘龙珠表示,这样的情况可能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他通过邮件说: “美国联邦检察官一再告诉我,在美国生孩子并不违法,但是近期行动所透露的信号却完全相反。”

诚实原则和有钱原则

随着美国对中国公民开放个人旅游,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赴美生子,以期为自己的孩子取得一本美国护照。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出生在美国领土上的所有儿童将自动享有公民权。大量中国生育游游客涌入,洛杉矶等华人集中的地区开办了许多月子中心。行业组织全美母婴护理协会综合了美国母婴机构和多家月子中心的数据,在一份2014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2008年到2012年,在美生产的中国大陆孕妇从约4200名增加到一万名。报告估计这一数字会继续猛涨,2014年可达到六万名,在2015年能涨到八万。月子中心随之迅速上涨,大约80%集中在洛杉矶。但这时还没有发生对月子中心的突查和对生育游的收紧。
生育游游客的增加让洛杉矶当地许多保守的社区颇为担心。引发了许多当地居民对月子中心占用居民区、对中国妈妈滥用美国福利表示不满。在3月初的搜查行动过后,月子中心所在的尔湾有许多当地居民提供相关的线索,官员们也表示会调查情况。更有包括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戴维·维特 (David Vitter)在内的许多人建议修改宪法,取消这些婴儿的公民权, 虽然可能性极低。
刘龙珠表示,许多住在洛杉矶的中国孕妇感到巨大的压力,“很多人都不敢白天出门了”。据总部位于纽约的《世界日报》六月份的报道,洛杉矶一些华人月子中心呈现萧条景象,租下的许多公寓房空置。许多待产妈妈转战纽约,导致当地的月子餐热卖。
一些美国月子中心在中国的机构在采访中表示 ,3月的打击让行业更加规范,我们开始采取更诚实的手段帮助妇女们赴美生子。
总部位于上海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开办了月子中心的市场部负责人表示,我们会要求客户准备好包括医院预约单、资金证明等材料。“在签证时主动说我们是去生宝宝的,证明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去生孩子,也会在生好孩子以后回到中国。”
不过,目前的政策和操作并没有明确建议或者要求计划赴美生子的女性在申请签证或进入美国时主动说明意图 。
刘龙珠律师说到,最近一位有二十多年工作经验的洛杉矶海关官员给他提出了一些顺利赴美生子的建议,其中包括诚实原则和有钱原则。虽然阐明意图后,“(使馆)可能不会发放签证,但这位海关官员还是强调在签证申请时诚实的重要性”。他补充说:“即使在签证时没有问到那个问题(是否怀孕),怀孕的妇女或者有意在美国生子的妇女也应该主动透露这一信息。”
这位官员还告诉刘龙珠,有力的资金证明很重要。“如果怀孕妇女能够支付我们在美国的医疗和居住费用(约为三万美元或更多),不占用美国的福利,那么海关就会让我入关。”
但纯粹从法律的角度来讲, 刘龙珠表示这种所谓的“诚实签”是一些办理生育游的机构和个人对B2签证的过度诠释和利用,是一种画蛇添足。“因为B2类已经包括了医疗,而一般的医疗目的并不需要告诉签证官你去什么医院,你做什么样的手术。那么为什么生孩子就需要呢?这无疑是对生孩子的一种歧视。”
访客签证 (visitor visa)包括了商务类别(Business, B1)和旅游和访问类别(Tourism and Visit, B2),其中B2类列举的众多目的中包括了旅游(tourism)和医疗(medical treatment)。在美国国务院的在线申请表格中,选择了B2之后,并无对目的进一步细化,无需阐明是旅游还是医疗。 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过的一些中介机构表示,签证官在面试时并不会常常问到是否怀孕这个问题。而一位匿名的使馆官员在2011年时撰文称,签证官员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的埃万尼斯基在邮件中表示:“临时访客签证(temporary visitor visa)(B1/B2)允许签证持有人进行医疗活动,只要访客有能力支付相关的医疗费用。”
美国国务院一位官员在三月份的一封邮件里表明,如果申请人直接表明我将在美国生子,那么签证官可能会需要我来证明我支付治疗费用的能力。“所有的申请人都需要证明,我们并不计划在美无限期停留。我们有办法和意愿来承担旅行中的所有费用,包括计划和非计划中的医疗费用。”
刘龙珠认为,虽然海关官员有自由裁量的空间,但很多被遣返的游客,我们签证欺诈的罪名并不成立。美国国务院网站定义的几类典型签证欺诈包括:在申请签证时出示虚假文件;隐瞒一些让申请人失去签证资格的事实,如在自己国家的犯罪记录;销售、贩卖或者转让原本合法的签证;歪曲其申请签证的原因;伪造或修改签证。但刘龙珠说, “签证时否认怀孕和没有提及怀孕,完全是两回事。”

妇女申请签证的时候还没有怀孕的情况

“另外,当这些妇女申请签证的时候,我们可能还没有怀孕。在我们赴美之前,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签证。许多情况下,当我们被问到是否怀孕时,我们在申请签证的时候的确是没有怀孕的,而是后来怀孕的,”刘龙珠补充说。“如果你因为数个不同的原因来到美国,你需要列出所有的原因吗?” 媒体报道,许多待产妈妈在美期间也会大量购物,并进行一些观光旅游活动。
在问及已有长期签证的人在决定赴美生子时应该怎么做时,美国驻华使馆并没有给出答案。
但这给未来的生育游游客提出了一个难题,特别是中美在去年11月签下了一项重要协议,向对方的公民发放有效期长达十年的旅游签证。
一些月子中心和中介机构表示,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客户会在取得十年旅游签证之后决定赴美生子。方政表示,随美国政府对生子游加强限制,我们还会出于保险起见建议客户重新申请签证。我们最近成功赴美的客户中大约有20%是这种情况,在已有长期签证的情况下怀孕后重新签。
在微博上,人们对赴美生子的讨论依然如火如荼,提出各种攻略,包括在未怀孕之前完成签证申请,以及怀孕后改签证目的。也有一些中介机构最近开始打出塞班生子的广告,“美国籍?免签证?距离近?费用低?”塞班岛为西太平洋的美国领土,对中国公民免签。

“大着肚子跑来旅游”?

我的美国之行萌芽于2014年年底。当年秋天,美国对中国公民开放10年的长期签证,从未去过美国的我考虑赴美旅游。我和丈夫都在公司担任管理工作,收入不菲,我们的许多朋友已经去过美国或正打算去美国。五年前生下一个儿子后,我在去年底再次发现自己怀孕,一些朋友建议我去美国生孩子,网络上也充斥大量广告,述说一本美国护照的种种好处。
“我就是想给宝宝的未来多一个选择。中国的教育压力太大了,注重成绩而忽略许多其他的方面。我也一直考虑未来送大宝出国读书,只是还没决定去哪里,就想如果二宝有一个身份就会方便很多,”我说。“而且我们也能够负担得起。”赴美生子的费用一般根据医院和居住条件的不同从10万到几十万人民币。
3月16日,我和丈夫、婆婆和五岁的儿子提交了十年期的签证申请。我说,我申请的是第三类,即B2。虽然我承认那时已经在考虑去美国生孩子,但坚持在申请时还没有做决定。面试时签证官用中文问我一家,“你们去美国干什么?”我回答旅游,很快我得到了一张十年签证。“那时候天气还比较凉,我穿了外套,肚子也不太明显。”
我说,四月份开了一次家庭会议,正式决定赴美国生二胎。我说,4月27日,我打电话去美国签证处说明自己的情况,咨询是否需要重新签证或者做变更。“他们让我先报护照号码,查了一下,说拿这个签证过去生小孩没有问题,不用做变更,那我就放心了。”
同时,我开始计划自己的美国之行。因为看到许多关于月子中心的报道,我没有像许多人那样选择入住月子中心。我自己联系了医院,并在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公寓,还租了车。6月5日傍晚,我一家四口启程赴美。
到了洛杉矶机场海关,我主动向一位中年白人官员解释:我在申请签证时说自己是旅游,后来决定来生孩子,并出示了医院的预约单、随身带的9000美元现金、银行资信证明,还有房产证。这位官员给了我六个月的停留期。
但是抽检行李的两位华裔官员没有接受我的这种解释,我们用带着粤语口音的中文指责我签证欺诈,并没收了一家人的手机。我说,其中一位年轻男性官员搜查了我们的行李,并在我的手机里翻看通讯录、短信、微信里的信息。从许多条信息里找到一条签证前一天我和朋友的聊天记录,在这条信息里我表示有意去美国生子。“他说这就是证据,我犯下了签证欺诈。”
“他说你这种情况我看的多了,你们中国人不可能大着肚子跑来旅游的,不可能说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办签证没考虑过来。”
“他还说,你们没有权利请律师,没有进入美国的领土,美国的律师管不着,中国的律师也管不着,没有资格请律师。我们的手机被拿掉了,也没有办法联系任何人。”
我说,在机场的多数时间,我们都在海关的一间办事大厅的不锈钢长椅上等候,偶尔海关官员会找我问几个问题。我反复跟官员们解释我打过电话咨询改签证,但没有人接受这样的解释。五岁的儿子时而会因为疲倦哭闹起来,我会哄儿子在椅子上睡一会儿。

再度申请签证,希望借此推翻五年不得入境的裁决

在我们到达洛杉矶机场约七个小时后,我拿到了一纸遣返的通知,和一个多小时后起飞的需要我们付款的返程机票。由于当时没有直飞上海的航班,我一家先飞到广州,再转机回到上海的家,那时候已经是6月8日。来回两天时间,机票加上医院和租房的违约金,我说损失将近20万。
一回到上海我就开始向领事馆重新申诉,希望尽快赴美。这一次我阐明了自己的医疗目的。在给签证中心的邮件中我写到:“本人现在怀孕已经近32周,按照民航规定怀孕达到32周以上需医院开立证明文件方可登机。能否恳请贵部考虑本人情况尽快回复,以便我和我的丈夫再次完成签证并赴美产子。”7月6日,怀孕已35周的我再度申请签证,希望借此推翻五年不得入境的裁决,遭拒。7月21日,我在怀孕37周生下了一名原计划在美国出生的男孩。
刘龙珠表示,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关关员在交谈中反复强调在签证中的“诚实”原则,“如果你对大使馆或者签证官撒了谎,那么政府就可以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他建议,如果在签证时没有怀孕,但之后怀孕了并想赴美生子,那就需要重新签证。但这并非正式公布的政策。
虽然中介机构和律师更加强调诚实的重要性,但我说,我后悔自己在入关时过于诚实。“如果我不说,或者像其他人那样取道夏威夷、拉斯维加斯,就不会出问题。”业内人士表示,夏威夷、关岛和拉斯维加斯等旅游城市的入境检查长期以来被视为相对比较松,虽然微博上也时有孕妇在这些海关遭遣返的消息,但仍被许多中介机构认为是相对安全的选择。
生产一周后,我在电话中表示,我此时的心情很难用遗憾两字来表达,“宁可我当初没有这个想法。早知道这样很可能不会选择在美国生”。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