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美国无痛分娩原本令我惧怕的生产过程就这样顺利结束了

22

1. 见红

38周+5天晚上11点, 洗澡的时候隐隐感觉身体里有液体流出来, 像来月经的感觉一样, 低头一看脚下的水伴着点红, 赶紧叫来老公, 估计这就是传说中的见红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坨红色的东西出来, 这下是确定了, 赶紧洗好头换好衣服给我的产科医生打电话, 医生说如果只是见红可以再等一下, 如果破水了就要马上去医院, 又过了不到5分钟, 感觉下体有水一样的东西出来, 不过量不多, 隔几分钟会出来一点, 感觉应该就是漏羊水了, 当时并没有完全破, 又给医生打电话确认,医生说保险起见就先去医院吧, 于是我和老公拿好待产包, 婴儿座椅开车去医院了.
(不过这里提醒妈妈们, 如果临产了, 就算自己有租车, 也还是找月子中心送过去吧, 不然隔天出院的时候, 带着伤口坐在车上够难受了, 还要自己照顾汽车座椅的宝宝真的很辛苦, 月子中心接送的话, 爸爸就可以照顾宝宝, 妈妈顾好自己, 怎么舒服怎么坐就好.)

2. 入院

我和老公听过医院生产的介绍, 并很用心做了笔记, 所以见红当晚一到医院就很熟门熟路, 去停车场停好车, 直接从侧门进去, 来到2楼(2楼是产房)的前台告知值班护士可能要生了, 并提交临产征兆表, 提交之前当场勾选了”见红”这个选项.
之后护士把我们带到检测房, 告诉一会值班医生会过来帮我检测是真临产还是假临产, 并给我医院的衣服让我换上. 这个说起来有点囧, 医院的衣服造型非常奇怪, 与老公研究了半天都没穿上去, 后来负责检测的白人女医生进来, 看我还没穿上就帮我穿上了. 换好衣服躺到病床上, 医生接好所有的监测仪器, 确认一切正常之后, 帮我做内检, 哇塞, 内检那叫一个疼啊, 而且感觉持续时间挺长的, 至少有个15秒, 由于之前没有经历过, 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我痛的哇哇叫, 好在医生态度很好, 一边检查一边安慰我, “我知道很痛, 你再忍一下, 马上就好了”, 也就在刚检查完的这个时候, 忽然感觉身体里有大量热热的水涌出, 应该是破水了, 然后医生很兴奋的告诉我”非常好! 已经开了三指了, 恭喜你, 很快你的宝宝就将出世了!”听到已经开了3指, 本来紧张的心情反而舒缓了不少, 因为当下虽然能感觉到几分钟一次的宫缩, 但还没有什么阵痛的感觉, 所以对后面一直畏惧着的生产过程也有了不少信心.
紧接着医生给了我几张表格要求填写, 很耐心的给我解释, 有些爸爸可以代为填写, 但有些必须是妈妈亲自填写和签字, 其中有一项就是选择分娩方式, 我早就打定主意了, 义无反顾选择了无痛分娩. 一切准备工作完毕, 医生把我和老公带离检测病房, 送去了真正的产房, 等候打无痛和生产.
(美国医院通常给怀孕的妈妈提供生产过程介绍和允许产房参观, 产检的时候医生会交代具体的事宜. 我生产的PIH(长老教会医院)是每天早上都有一场介绍, 每周二早上是中文版, 至于产房参观, 由于现在生产的妈妈比较多, 不一定有空的产房可以看. 但是看不到也不要紧, 护工介绍的PPT文件里都有相应的照片, 而且讲的非常清楚. )

3. 无痛麻醉

来到产房外面, 专门负责照顾我的护士Joyce已经等候在那里, 很亲切的和我们边打招呼自我介绍边把我们带进房间. 这是一间单人产房, 门旁边是个独立卫生间, 配备淋浴房和洗脸盆, 房间进去正中间是个病床, 左手边是各种监视仪器, 右手边是两张沙发, 一张靠着小桌子, 另一张是个懒人沙发, 可以躺下休息那种. 病床正前方有块小黑板, 小黑板上门挂了一个钟. Joyce安顿好我和老公, 帮我注射号静脉生理盐水, 接好胎心监护、血压监护、血氧饱和度等监护仪器, 然后通知麻醉师过来准备麻醉. 等候麻醉师期间, Joyce来到小黑板前面, 边和我聊天, 边在黑板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医生名字等信息, 在目标(Goal)这一栏后面写下了”健康的妈妈和宝宝(Healthy mon and Baby)”, 当下看到的时候心里暖暖的, 倍感温馨.
过了一会一个白人医生进来, 看起来有点年纪, 态度温和, 用比较生硬的中文介绍自己是麻醉医生, 先简单解释了一下麻醉的程序, 随后开始正式麻醉, 护士Joyce在他的指导下扶我坐到床沿, 背对医生, 医生开始一边解说一边操作, 每做一个步骤之前会预先告诉我, 让我不至于会因为看不见而担忧紧张. 他先在我的脊椎部分涂了点麻药进行表皮麻醉, 然后打针进去, 针刺进去几乎不疼, 然后放置输药管, 输药管推进去的时候有点酸胀, 但不明显, 再之后, 就把针拔出来, 只有一个连着装麻药针筒的细塑料管留在体内, 管子另一头连着药水, 挂在床头, 固定, 另外有个按压器给到我手里, 麻醉师告诉我由于每个妈妈对麻药的反应程度不同, 如果仍然感觉到疼痛, 就按一下按钮. 可以放心的是管子的药水就算全部按完, 也是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影响的安全的量. 一切操作完毕, 解释完毕, 麻醉师和我再三确认麻药已经发挥效力后离开病房, 走之前告诉我他晚上会一直在医院, 如果有任何不适, 可以随时叫他. 当然, 离开的时候需要支付现金500美金给到麻醉医生.

4. 开指

其实在打麻药之前,我还并没有感觉到很明显的疼痛, 打完之后就更没有感觉了, 但是宫缩还是可以微微感觉到的. 但是打完麻药非常痛苦的一点是两条腿会慢慢失去知觉, 虽然仍然可以移动, 但会感觉越来越沉, 摸上去木木的, 很不舒服. 随后护士帮我插了导尿管, 插得时候也感觉不到任何不适, 再之后护士帮我在背后垫好枕头, 调整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慢慢等宫口开全.
大概3个多小时之后, 微微感觉有点疼痛了, 护士过来检查宫口, 开了4指, 建议我如果感觉到疼痛就按一下, 早按比晚按好, 想想才开4指, 后面过程还很漫长, 我就又按了一下, 在中国呆久了, 使用起麻药来还是有点颤颤巍巍的. 护士调整好房间的灯光, 帮我调整好舒服的睡姿, 我就昏昏沉沉睡去了, 醒过来是3个多小时之后, 护士过来帮我检查, 已经开了9指半了, 很快就可以生了. 护士告诉我之前我的产科医生打过电话来询问开指情况, 现在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这时已经是早上7点半, Joyce告诉我她要下班了, 生产过程会由另一个能讲中文的华人护士Shirley来照顾我.

5. 生产

宫口全开之前, Shirley已经教会我如何听指挥用力, 10指全开之后, 护士根据监护仪器, 在每次宫缩来临之前, 就叫我深吸一口气, 然后屏住呼吸向下用力, 护士在旁边数到十, 我才可以呼气, 停止用力, 紧接着再吸气、用力, 一次阵痛宫缩要连续用力3次. 但由于打了麻药, 整个用力过程我自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只知道根据护士的指导进行呼吸而已, 半小时过后, 听到医生说头出来了之后, 紧接着就听到了宝宝的哭声, 然后就听到医生喊道爸爸快过来剪脐带,老公松开我的手赶紧过去, 怎么剪的我没有看到, 只听老公事后讲剪脐带还是挺花力气的; 脐带剪完紧接着就看到好多个医生护士一起拥进病房, 围着宝宝检查这个检查那个, 进行初步清理, 确认一切正常之后, 医生把宝宝放到我胸前进行肌肤对肌肤接触, 然后开始了第一次的母乳喂养… 宝宝就这样顺利出生了. 不过虽然宝宝只有6磅多一点, 但是由于我某些部位的身体特质, 为了防止撕裂, 医生给我进行了直切, 好在打完麻药之后, 直切和后面的缝针我也是毫无知觉…
原本惧怕的生产过程就这样顺利结束了, 一切都发生的好快, 快到我们还未回神, 快到我们都忘记用相机记录多一点这神圣的时候, 快到我和老公没有来得及痛哭流涕, 感动这一时刻的来临…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