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那天,是我人生最不堪回首的时刻!

6
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女性,自打怀孕,就开始了“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征途:医院安排的大班课、小班课上起来,过来人的经验记下来,孕期的书籍、讲座,也纷纷出现在日程中…… 如此殚精竭虑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让自己武装到牙齿,能有准备地生。 但是!现实总是piapia打脸。一个准备如此充分的我,在生娃这件事上还是……呵呵哒,先让我冷静一下……

PART 1:生产始于见红,苦于阵痛

记得孕晚期那会儿,我每天都掰着指头数预产期。却没想到,我娃不按常理出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凌晨,突然见红了—— 怀着兴奋、忐忑和其他乱七八糟的心情,叫醒了还在和周公“约会”的娃爹,没想到一语惊醒全家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众人架着去医院“一游”。然后,又妥妥地被医生劝回了家。因为,只有见红是不需要住院的,好么? 那就等阵痛呗,原以为“见红——阵痛——出生”是一条龙服务的,没想到我们宝宝只是在晚上痛几下,白天又风平浪静。 喊了好多次“狼来了”之后,折腾得没脾气的我只好摸着肚子和宝宝“商量”:“宝贝,快点出来吧,你妈的急脾气都被你改造好了。” 没想到,宝宝还真听话!但真正的阵痛一来,站着不对,坐着不对,躺着也不对,天呐!亲,我能不能收回我的话?!

PART 2:待产室里的苦,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痛着痛着,好不容易熬到了3~5分钟痛一次,被批准进入产房,顿时有一种快要解脱了的赶脚。Come on,baby~ 还没开心多久,就被要自!己!走!这三个字吓cry了。我的天哪!那真的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段路:等到阵痛稍微缓过去了一丢丢,赶紧拿着装备挪向待产室。还没走多久,阵痛又开始。于是,我就在“阵痛又来了——扶墙——阵痛结束——挪动”中,到了待产室。 走过了这段路,以为自己就能妥妥生了,没想到四周的哀嚎声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疼死啦!”“啊!”“受不了了!”“医生给我来一刀!”“我也要剖腹产!我也要剖腹产!”…… 伴随着惨叫声,一个又一个产妇被拉进产房,而宫口开得很慢的我,却一直被阵痛折磨。

PART 3:进产房后的尴尬?不说了我想静静

记得以前和闺蜜求取生子经验的时候,她曾决绝地拉着我说一定要抵制住“陪产”这个念头:“让老公看到那么血腥的画面会有阴影。”“你愿意让他看到你龇牙咧嘴、眼泪鼻涕齐飞的一面吗?”“据说看过之后会ying不起来。”“你造吗?XX的老公还晕倒了。”“你看到老公后会更生不出来。” 但不论她怎么洗脑,一种“让他知道老娘生孩子很不容易”的想法还是占据了上风,于是娃爹就出现在了产房里。 事实证明,娃爹陪产也不赖嘛~描述生产进程、进行暖声安慰、提供爱的鼓励,一件都没有落下。 氮素!虽然有助威军在场,但还是逃不过一些尴尬——比如生到一半被围观,瞬间觉得恍惚;比如痛得撕心裂肺,鼻涕与眼泪齐飞;再比如,逃不过的便便排出…… 还好还好,在千年大便解锁完之后,老妈子终于迎来了宝宝。说实在的,作为资深外貌协会荣誉会员的老妈子,对娃的颜值并不是很满意。毕竟刚出生的宝宝皱皱的,又红黑红黑的。 但后来却越看越完美,越看越喜欢,毕竟,他是我拼尽全力得到的生死之交。你好,宝宝,我的名字叫妈妈。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NONONO~生完宝宝之后,医生一般还会再嘱咐两件事,就是尿尿&放屁。一般要在4小时之内尿,屁也要尽早放。老妈子属于肠胃比较好的那一类,很快就尿了也放了某有害气体,告诉了护士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朵风一样的女子一边在走廊里跑一边说:“XX床放屁了!XX床放屁了!可以吃东西了!”声音响透了整个病区,也是蜜汁尴尬。 曾经还有人问了我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生孩子痛不痛,有多少痛。其实,老妈子想说,不痛那是假的,老娘直到现在还深深地记得那种特殊的绞痛,也曾很多次喊过“决不再生”。但是,女人往往是最宽容、最容易忘记疼痛,也是最心软的一种生物。当我们看见宝宝平安、健康地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带着爱与美好的印记,就觉得一切疼痛都是值得的。因为从此以后,我们除了已有的称谓之外,又多了最宝贵的一个,那就是——妈妈!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