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赴美生子QQ群LA地区第一个找白人医生的孕妈妈

38

赴美初衷

我来美国生的是二宝。父母双独,在国内生二胎并不违规。不用承受巨额罚款,干嘛花钱来美国生呢?问我这个问题的,大多数是为了逃避罚款而赴美的二胎妈妈。这个群体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另一个大的群体,是奔着美国的体制和教育方面的福利而来。希望将来孩子能以公民身份在美国就学,费用会比留学生低许多,或者免费。还有一小部分的爸爸妈妈,来美国生孩子之后就想办法留了下来。我基本属于第二种情况。
我到美国时,孕周已经接近34周。有单位走不开的原因,也有晚来一点节省费用的考虑。大部分孕妈妈都赶在32周前来,有的甚至25周就来了。都是对32周后不建议登机以及过关看出大肚子这两方面存在顾虑。后面我会说到,其实这两样顾虑都是多余的。当然,如果时间和经济特别宽裕,来得早也没有什么,可以在美国四处逛逛,领略和感受美国风光和文化,挺好的。
很庆幸,从老公到四个长辈,都很赞成我把二宝生在美国。我们都很遗憾生大女儿时没有想到这一点。长辈唯一有顾虑的是,我头一遭出国,就是一个人大着肚子上美国生孩子,无论如何都叫人放心不下。我的老公很想陪我来、陪我生、陪我回,顺便感受美国体制与文化,增长见识。无奈他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他多次请假办护照、签证还赴美,加上大女儿年龄尚幼,于是作罢了老公陪我的计划。我的父母也想陪我来,但运气不好,被拒签。最终我还是一个人来了。因为我和老公在内心深处就觉得,是去美国啊,不是朝鲜,只要自己多加留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目前看来,的确是这样。

签证办理

家庭达成一致之后,我就开始了赴美的第一步:申请签证。签证的申请,从填写DS160到准备各种材料文件,到赴京面签,我都是一个人完成的。轻松通过。之前有听说单身女性签证不好拿,这里要说明一下,因为当时我爸准备陪我来,就让他在美国的一个朋友写了一封邀请函,大意是邀请您和您的女儿来美国旅游。这个朋友是美国的州政府职员,当我把这封邀请函递给签证官后,签证官只问了我两个问题:1. 邀请人跟你什么关系?——答:父亲的朋友。2. 身份证能给我看一下吗?——递上。3. “好了,你pass了!”当时我十分兴奋,认为是政府职员的信誉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两周后我父亲面签,递上邀请函,签证官要求他提供与这位邀请人的合影,我爸拿不出来。之后被拒。所以邀请函到底好不好,真是说不准。最妥当的还是能有家人陪着一起面签吧。看个人运气。

出境入关

签证拿到后,确定赴美的日子,订好机票,老公就陪我坐火车来到了上海。因为是一个人,我带的行李很简单,一个24寸箱子一个背包,各种证件外加15000美金的现金就准备出境了。为什么敢带15000美金,因为之前有了解到入美携带超过1万美金,只要填单子如实告知即可。
可惜啊,功课只做了一半,在浦东机场出境时,看到一个申报台,我秉着谨慎的心态问,超过1万美金要申报不?申报台拽了吧唧的某男说:出境不能超过携带超过5000美金,否则要出示银行的证明。
这时,我才明白,出境和入关不一样。美国是欢迎你多带钱进来消费,中国可不希望你带这么多钱出去送给别人。——后悔自己多嘴已经来不及,被人瞄上如果真查,也许会很糟糕。没办法,转身出去叫住还没走远的老公,自己留下5000刀,把多余的给回了他。让他回去再给我寄。飞机起飞了,发现没有人查我现金,又后悔把钱给回老公了。为这事儿,自己在心里纠结了很久,埋怨了自己将近一个星期。
下了飞机后,排了大约十分钟的队,我来到一个面相类似于菲律宾人的移民官窗口。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今天入境你是一个人,没有人陪你吗?答:是的。第二个问题:你来美国做什么呢?当时我考虑到自己至少要拿到3个月停留期,如果只以“旅游”作为回答,3个月的单身旅游有些牵强。到时候再问起旅游的行程,一通瞎扯,说不定自己就给绕进去了。所以当时我就打定主意:不打自招。答:我是来旅游并生孩子的。(For tour and giving a birth to my baby.)这时他才仔细看了我两眼,说:哦,你怀孕了。接着,他又问:你以前来过美国吗?答:没有。后来他没再多问,而是在键盘上一通敲击,之后说:我们想请你到另一个办公室,再问一些后续的问题,可以吗?
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马上要进传说中的“小黑屋”了,但是移民官特别有礼貌,我反而一点也不害怕,而是有些期待了。答曰OK,然后他就引我走过一段大厅的路,边走还边问:为什么你的丈夫没有来?我想,可能自己不打自招的诚实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生孩子没有家人陪的情况毕竟也很少见。于是回答:我的丈夫签证还没下来,等签下来他随后就会到了。他点点头,带我到“小黑屋”后,就回去了。
“小黑屋”这个词儿到底是谁想出来的,我不得而知,但我想发明这个词儿的人大抵是被遣返了心里忿恨所致。否则怎么会把一个干净的、开放式的、有四五排座椅供等待休息的办公室描绘成那么瘆人的三个字?这是我坐在座椅上等待时,脑海里很自然冒出来的问题。我一边想着,一边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被问询者和移民官的对话,被问询者大概是因为改过姓名被怀疑。他十分紧张,嘴里啰嗦个不停,这时,移民官有些不耐烦地说:Simple question, simple answer, OK? 听到这句话时,我便暗暗嘱咐自己:一会儿人家问什么就答什么,千万别自作聪明。我最终拿到了6个月的停留期。而且在回答这条问题时,得到了移民官的夸奖:你为什么来美国生孩子?答:希望孩子成为美国公民,以后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之一做出贡献。移民官当时很高兴地笑了出来,说:this is a good answer!(你回答得还真妙!) 她也许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处心积虑溜须拍马的good answer,而恰是许多赴美生子家庭的真实想法。
其他的问题,不外乎是:你带了多少钱?(现金和卡超过3万刀,不会占用美国福利)一会儿有人来接你吗?(约了月子中心的司机)你老公怎么没来?(晚一点签证办好就过来)你和你老公在国内的职业?(如实回答)这是你第几个孩子?(第二个,老大在国内)你来了之后住哪里?(月子中心)医院联系好了吗?(安顿之后就联系)。这些问题都回答完,移民官就会很郑重地交代道:你得保留好自己在医院的票据,否则下次入关会很困难。接着啪一声:六个月。

月子中心

头一遭来美国,又是孕妇,不方便实地考察,更不可能自己租车开车。图省事和方便,我选择了已生过美宝的朋友介绍的,在网上订的月子中心。 我可能是赴美生子QQ群LA地区第一个找白人医生的孕妈妈。这边接送过我的好几个司机大哥也都说,这几年从来没听说哪个国内来的妈妈找白人给接生或手术的,你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了。其实,能找到白人医生并VBAC(剖腹产后顺产)成功,最应该感谢的始终还是赴美生子达人的各种攻略(如何找白人医生?),为我寻找白人医生并留下一段美好的生产回忆打开了一扇门。
从住进月子中心的第一天,每个孕妈妈都在落实医生和医院的事儿。来到美国的孕妈妈,大部分英语都一般,有的甚至压根不会,就算有英语较为流利的,也都对白人医生望而生畏,原因无它:医学领域这一块的沟通是硬伤。毕竟来美国生孩子,母子/女平安胜过一切。所以就算听闻过极个别的华人医生出现事故的案例,大部分妈妈还是很自然地选择了那几位华人名医。
我来了之后结识的几个妈妈,或剖或顺,都在这些华人医生处平安生产。但是个人体会各有不同。有些妈妈对华人医生评价特别好,觉得他们医术精湛;有些妈妈对他们评价很一般,纷纷问我白人医生的联系方式,说下一次来生孩子也想选择白人医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觉得选择华人医生没有什么不可,只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一般都能顺利生产。他们的医术没有问题,但是不得不说,过多的生意量让他们在许多时刻对产妇照顾不周。
还有个别我结识的妈妈,对我抱怨华人医生态度差,姗姗来迟等。具体的情况,我不便多说,毕竟大多数妈妈在华人医生处还是收获了很开心的回忆。总之,不管选择什么样的医生,自己都要谨慎再谨慎,做好万全的准备,尽量考虑每一个细节,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保证生产的平安和顺产。在产检的过程中,因为医生对我在国内做过的彩超不是很放心,对我的身体条件是否适合顺产也没有底,她便推荐我去了惠提尔医学中心下属的一个围产中心,做一次详细的B超检查。这个围产中心针对的是高危孕妇,所以B超仪器更加先进,结果更加详细。做B超的人也特别多,排队也排了许久,但秩序出奇得好,大家都非常安静地等待叫名字,安静地进出。给我做B超的医生也是一个老头儿,很友善,我也跟他说了我的情况,他给我照完B超后,说:你的情况完全可以顺产,但是最终决定权在于你和你的医生。事后我拿到B超结果,上面有一句很激励我的总结性结论:No contraindication to attempted VBAC in this patient. (该病人接受剖腹产后顺产并无禁忌)。
接下来几天,我又去见了女医生的partner,就是给我接生的老头儿,是一个很有声望的老医生,76岁,看上去像60岁不到。工作经历超过50年。我在google输入他的名字,能看到很多网站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经常一家人有好几口甚至不同辈都是他接生。在我生产的长老医院,我也向一些护士和工作人员打听他,大家都知道他,说他的病人比华人医生多得多,而且特别好奇,我一个中国人,怎么不找华人医生,能找到他来作为我的接生医生的。言下之意,我走了狗屎运。不过,这时候我又有一个顾虑冒了出来:再忙的医生也要有外出度假或休息的时候,万一我要生时,正逢他休息或去别的城市了怎么办?女医生告诉我,别担心,如果万一接生医生不在,医院里面还有back-up(替代)的医生,不会出现没有医生的情况。她跟我说了两个back-up的医生名字。也许是预感比较强,也许是跟老医生没缘分,正好我破水就在周日,老头儿休息。给我接生缝合的,正好就是其中一个back-up医生,如果说,每一次的产前检查,都让我感觉非常温馨:等待时间短,女医生很温柔热情,沟通很细致,还送我一堆好奇尿不湿+湿纸巾礼盒,等等。那么,我的生产经历更是让我难以忘记。不仅仅是母女平安,更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我能感受到一种崇尚自然,热情友善的美国精神。

美宝降临

生产的当天早上,我已经开始宫缩,到下午4点左右,宫缩频繁,破水。月子中心的老板立即叫司机送我,也给我安排了一个很细心的月嫂阿姨一同前往陪护。6点半左右,我们到达医院。进入检查室,阿姨帮我换好院服。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开始紧张,不停打听晚班有没有中文护士(语言这一关毕竟是没底啊),这时候一个台湾护士过来,还没有等我开心三秒钟,她就告诉我:我过半小时就下班- -“ 这个时候,护士给我检查,已经开了4指。我又开始絮絮叨叨地问:老医生来了没来了没。给我上无痛啊拜托拜托。护士很耐心地对我说,你得签完这些文件,输完半袋液体才能上无痛。我一边忍受着宫缩的酸疼,一边回答着护士的提问,有没有过敏史,家族遗传等等,一边还很清醒地想起跟老公商量好的,想把宝宝脐带血捐给美国公共脐带血库,也算做个贡献,给孩子积点德。但护士告诉我,医院没有设备,不管是自存脐带血,还是捐,都要自己准备好保存的箱子。这也成了生产过程中的一个小小遗憾。
到了7点,台湾护士下班前,把我托付给了一个白人女护士,她的面相大方,身材微胖,给我第一感觉很好,更令我惊喜的是,这个白人女护士的名字,正好跟我准备给二女儿取的英文名相同(缘分啊)。我听到两个护士交接班,沟通非常细致,关于我的情况一项一项交代清楚。这时,我也不再担心语言的问题,因为麻醉师迟迟木有出现,我的宫缩已经到了看谁都在晃动一般,酸疼异常(后来护士解释说,你开指开得很快很顺利,所以疼痛感也会比较明显)。等到差不多6指时,各项文件都签好,输液也进行得差不多,麻醉师终于来了。手法很麻利。十几分钟后,麻药开始生效,宫缩的疼痛感渐渐消失。此时方体会到无痛的强大。在这个时候,一个面相和蔼的中年男医生走了进来,对我说:老医生今天休息,由我接替他来为你接生。当时,我的心里掠过一丝沮丧毕竟那老医生更有威望,但是看着这个男医生微笑轻松的神态,我也并无担心。
到晚上9点左右,十指全开。护士表示非常顺利,可以准备开始push(用力)了。她非常耐心地给我讲解并亲自示范抱腿,半起身,呼气吸气和用力。做得不对时,她也会重新示范。每一组push之后,都会有几分钟休息时间,等待下一次宫缩,再来一组。在这个过程中,我除了用力,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宫缩的疼痛了。放松之下,便不时地同护士聊聊天。比如询问她back-up男医生年龄和医术如何,跟她聊我在国内的产检,问她我每一次push得对不对,会不会顺不下来被拉去剖腹产……到将近11点诞下女儿,这漫长的四个小时,这名和我女儿同名的护士,基本没有离开过我,她的轻松、镇定、耐心以及对我的鼓励,让我全程都很放松。我渐渐地体会到,在白人看来,自然分娩就是个再自然不过的过程,没有像我们中国人想的那般紧张、沉重、苦大仇深。
最后半个小时的几次push,其实我已经使不上力气了,因为顺产前医生不让吃固体食物,晚饭也没有吃,push了一个半小时孩子还没出来,心里有点着急,但是她的鼓励话语——The last push is the best one you did tonight. I can see your change.(刚刚那次push是你今晚做得最棒的一次,我看到你在不断改变做得更好)——让我很有成就感,仿佛又给我注入了能量一样。等到孩子基本要出来时,护士把那位驻院的中年男医生找来。男医生坐定,又有两位护士协助准备好器具台上的各式器具,便开始了竖切等流程。我仍然闭着眼睛在用力,男医生指导我进行最后的push,不一会儿,他突然以急切又喜悦的语气对我说:small push, small push…open your eyes, open your eyes, open your eyes(反复n遍)。我睁开眼,一个小脑袋在我身下被轻轻地托举出来。男医生微笑着托举着女儿的珍贵一幕,永远定格在了我的手机相册里。随后的缝合,除了一点点拉扯感,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有的护士帮忙护理女儿,有的护士帮忙给我进行收尾工作。
那位陪伴我最久的护士一直在进行收尾工作,待到12点半,把女儿送去婴儿房护理,把我推回到病房,给我和阿姨两人送上点心才离开,去享用她的“lunch”。整个夜晚,除了不停地thank you,我基本上已经搜索不出来什么更优美的词汇来表达我的感激。护士离开病房时,我对她说:enjoy your lunch! 她微笑回头,对我说Thank you,那个自然愉悦的表情,就那么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感觉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等她用餐完毕回来,又搀扶我下床,上洗手间,手把手教我怎么如厕,怎么清洗,怎么垫产妇卫生巾,怎么用冰垫缓解痔疮之痛,怎么敷冰袋,怎么吃止痛药片等等,我用拙劣的英语问出来的问题,她通通能听懂,并尝试用通俗易懂的语句来回应我。整个交流过程中,有两次,我没有听懂她语句里的关键词,便掏出手机,打开有道词典,由她拼写我来查询。我的感觉是,只要在国内考过四六级,语言就根本不是硬伤。
接下来的一天多时间里,我又接触了许多不同的护士,有些是妇产科护士,有些是儿科护士,有些是教你哺乳的顾问,等等。班次不同,来的人就不一样。但我发现,每一回的交接班,护士们的交代都特别细致。第二天,原定接生的老医生也来看望我并合影,还一直跟我道歉,说很遗憾没有为我接生孩子。在第二天晚上的八点左右,也就是24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我已经能够自行下床,并步行到医院一楼的atm机去取现金了。36小时之后,我便没有再服用过止痛药。48小时不到,回到月子中心,我已经能够顺利地爬上楼梯,时不时地穿梭于婴儿房和我的卧室,照看我的女儿。所以白人医生的竖切及缝合技术如何,无需我再鳌述。这也是我坚持要顺产的原因之一,有剖腹产的妈妈跟我说,她们出院后回到月子中心,头两天都需要家人搀扶着才能起行。
目前,我已经回到我的白人女医生处回诊一次。她一见到我,便热情拥抱我,恭喜我终于如愿顺产。我不停地谢谢她,谢谢医院的医护团队,肯给我这一次机会。她开心地同我和女儿合影,为我有这么一次难忘的生产经历而高兴。第一次回诊之后,她又赠送我几盒好奇尿不湿+湿纸巾礼盒,得知女儿目前是混合喂养,还赠予我一个美赞臣配方奶粉礼包。
现在的我,在尔弯的一个高尚住宅区的月子中心house里面坐着月子,小区环境很安全清静,风景很美。我每天的任务主要就是多吃营养餐多喝汤水,好给女儿最好的口粮。另外,叫月子中心代办女儿的各项证照。饭食有人管,女儿也有人带,甚是轻松。不过我个人比较喜欢自己带孩子,因为如果光依赖月嫂带,孩子回国后接触不到熟悉的气味和声音,可能会很不适应。建议月子里的妈妈,不要太在意不能抱多孩子,筋骨劳累之类的说法,不要只在亲喂的时候接触孩子,没事多抱抱孩子,晒晒太阳,逗逗孩子,玩一玩,学一学怎么拍嗝怎么清理排泄物,这些到了回国的长途飞机上,都派得上用场。
最后,祝我自己能够平安回到我的穷乡僻壤,为女儿将来在美国生活好好奋斗。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