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了也照样扛几个钟头不睡?忆宝宝与“困意”和解的过程

8
和“困意”和解 宝宝五个半月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养成了奶睡的习惯,如果不能嘴里含着奶头就一定不睡,推车、背带、抱哄都不行。
有时候我觉得喂点儿奶他就能睡,但喂完他也不睡,而是兴奋地玩儿,和困意做斗争。他基本不会主动表示累了或者困了,出现打哈欠揉眼睛的现象时已经困过头,但即便这样也还能再挺四五个钟头不睡,直到下一次吃奶。 这些现象对我来说不陌生,当初姐姐也一样,彼时我尚能包容地配合,花大量时间奶睡、陪睡,但如今分身乏术,尤其我不在家的时候宝宝会强挺着不睡只为等我回来吃奶,那眼圈红红的样子让人很心疼,一直抱他逗他的奶奶也很累,于是我下决心要戒断奶睡。

实施前的准备

在实施之前我写下理想的睡眠状态,设想如果开始“戒奶睡”都会涉及哪些环节,可能会出现哪些情况,每一种情况该如何应对,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地方做出标记,反复读书/睡眠科普的博客/别人的经验,试图找出答案。

Step 1 思想准备

开始训练的第一步是思想准备,孩子不需要特别准备,但是妈妈 are you ready? 改变习惯是非常痛苦的,试想大人戒网、戒烟、戒手机是什么感觉,非常非常难,孩子肯定会反抗会沮丧会哭,甚至会哭很长时间,如果你没想好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只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多半不会成功,看到宝宝哭,百分之九十九会玻璃心。 三个多月时外婆试图培养宝宝自己入睡,我不置可否甚至不大情愿,归根究底还是觉得没必要,但后来我看到他每天挣扎入睡一样很痛苦,睡眠习惯成了不得不改的事儿。 在我看来“sleep training”这个词儿包含两方面,一个是温和引导养成良好睡眠习惯,一个是采取措施纠正坏习惯。 什么样算坏习惯? 影响孩子生长发育的破碎式睡眠算,对养育者要求过高难以为继的睡眠模式也算。我们得以家庭为单位追求效用最大化,虽然孩子占比最高,但也得让过得最差的那位过得下去(在我家,那位是我…)。 所以我是抱定了“你一定能自己睡,妈妈陪你一起努力”的心态采取比较极端的措施,如果有条件从一开始就温和引导肯定是更好的方式。

Step 2 合理作息表

第二步是结合科学规律和孩子之前的习惯/生物钟 列一个理想的作息时间表。 科学规律指的是不同月龄的宝宝大约有着一致的清醒时长,比如6个月时在起床2-2.5小时就又需要睡觉。 因为我要戒奶睡,理想的作息是EASY, 睡醒吃奶-活动-睡觉。宝宝已经开始加辅食,我把吃饭安排在睡觉前半小时,这样可以确定他哭不是因为饿。

Step 3 选择方法

第三步是选自己认同并且可以坚持的方法来实行。 我选择抱起放下全程陪伴的方式,没有用法伯,因为不希望在宝宝领会大人意图的过程中任一时刻产生恐惧。但也有人提到这种方法不适合性格刚烈的宝宝,容易激怒他,更难入睡。所以这可能需要tiral and error,要试试看,然后根据自己对孩子的了解和当妈的直觉来判断。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分清孩子所表达的是喜恶还是大人的需求的映射——遇到阻力时多坚持一小下,说不定孩子在努力适应,家长别先入为主地认为太痛苦孩子受不了。
我自己实践下来,觉得这些方法大同小异。
比如法伯法通过离开房间-再回来-再离开的方式让宝宝明白 1)她困了该睡觉了2)睡觉是她自己的事儿3)妈妈没有抛弃她,只是在房间外面; 抱起放下法通过放宝宝在小床上-抱起来-再放下的方式告诉宝宝 1)她困了就睡觉吧2)睡觉应该自己躺/趴在床上3)实在难受的时候妈妈会抱抱,但是还得靠自己躺/趴在床上睡; 同理,怀中哭泣法传达的是——哭吧哭吧不是罪,如果妈妈的怀抱能给你安慰,尝够眼泪的滋味还得去睡...

Step 4 实战

接下来第四步就是正式开始了。 1第一天 我从晚上开始,因为第一次不奶睡会拖很久不睡,从白天小睡开始怕打乱一整天的安排。
具体做法就是喂奶喂到昏昏欲睡,然后和他说“妈妈要把nei nei收起来了,宝宝躺到床上去睡觉吧。” 然后抱到小床。
他猛然惊醒,搞什么?开始哭。我跪在地上,左手从上面越过床栏手肘撑在床垫上,整个手掌搭在他后背,一边按摩一边开始安抚。
[注:一般要多提前几天,就开始做思想工作,而不要等正式开始了才通知]
Tracey Hogg(特雷西)书里说“不要低估声音的力量”,我保持镇定,自认为用温暖坚定的声音开始和他的哭声对话。 他:怎么回事?我不要这样。(这个哭声是有点儿慌张的) 我:这是在帮宝宝学习自己睡觉呢。晚上了,宝宝困了,要趴在床上自己睡觉了。这是宝宝的床,可舒服了,自己睡觉才香呢。 (不是一口气都说了,节奏看具体情形,而且根据他的哭声判断,重复了若干遍) 哭了一会儿他彻底精神了,从床上撑起来看看妈妈到底搞什么。然后朝向我,发出求救一样的哭。 这时候我才把他抱起来(这种求救才施以援手的方式适用于6个月以上的宝宝)。抱起来他马上就不哭了,我在他耳边说“妈妈可以抱抱,但还是得自己睡觉啊”立刻放下。 这次放下的时候像炸锅一样哇——的哭开来。 他:怎么回事?怎么又放下了?(这个哭声是有点儿愤怒的) 我:宝宝睡不着难受,妈妈可以抱抱,但咱们现在大了,要趴在床上自己睡觉。妈妈相信宝宝一定能学会。(然后重复“自己睡”,“一定能学会”) 之后他不断地撑着从床上起来,我就在后背上的那只手加点儿力,或者拍拍,尽量让他再趴下。说些“困了难受,就趴下,趴在床上,睡着就舒服了…”类似的话。但全程避免和他眼神接触,基本闭眼。
如果他又转向我,或者一个手朝我的方向拍床,我就伸手过去问“实在难受的话,妈妈再抱抱?抱抱好吗?”中间有一个阶段抱起来时哭得更厉害,非常委屈,停不下来,我就一边抱着拍拍一边走走,继续唐僧,帮他平静下来。
平静了之后又说同样的“要自己睡觉”,再把他放下。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他的哭声经历了不同的声调,似乎可以听出他不同的诉求:
不明白这是干什么委屈的哭——不习惯没有奶头,难受到哭——气急败坏的哭 ——哭得太厉害停不下来的哭 ——累得受不了又放松不下来的哭。 针对不同的哭声,我会说些不一样的话,后背上的手用不同的力气,或者摸摸或者拍拍。指导思想是:
声音保持镇定和温柔,不要有pity tone(不要带着哎呀宝宝你受罪了之类的不舍得),也不完全是充当白噪音的作用,不需要非得盖过宝宝的哭声,更多是在一小波哭泣停止时开始说,keep the dialogue going(把哭当成他的表达,和他对话)——这个对宝宝影响可能不大,他们不一定能听得懂,但确实能帮助妈妈保持冷静。
妈妈的冷静非常关键,稍微抽离些才能听出哭声的变化,不会心烦意乱。
等他哭累了,也放弃努力了,开始mantra cry(就是哭到尽头的抽泣,抽抽嗒嗒地哭),我轻轻唱支歌,然后就安静地陪他。睡着后手多放一会儿,别急着撤。 夜醒 当天夜里两次夜醒我也这样,试图一起连夜奶都断了,但折腾2个小时精疲力尽就放弃了。 又尝试几天失败后,保留了两次夜奶,直到现在8个月了还在夜奶,最少两次,有时要三四次,我暂时没有更多行动,因为他吃了就会睡,对我体力要求更低。 在试图断夜奶时,这么大的宝宝如果不是习惯性夜醒,一直持续睡着,不会觉得饿,也就是说不会被饿醒,但一旦醒久了,可能会真觉得饿。 从妈妈休息和宝宝好习惯的角度来看,还可以尝试是睡前妈妈和宝宝亲昵,然后妈妈喂饱临睡奶(亲喂,或者对奶量信心不足的话亲喂加瓶喂)之后由别人哄睡陪睡,夜醒时妈妈也尽量不出面。
2第二天 第二天到了作息表上应该起床的时间,我把窗帘拉开,两分钟不到他就醒了。“叫醒”这一步我认为很重要。 之前,宝宝有过接连几天不好好睡,然后摊上一天睡到很晚起。叫醒后告诉他新的一天开始了,这个“开始”是蛮有仪式感的东西,几天以后他的生物钟适应了,不管前一天睡的怎样,7点半左右一定会醒来开始新的一天。 这个时间固定下来,后面的小睡都好安排,晚上睡觉的时间也可以保证,偶尔因为姐姐的干扰而睡晚了,第二天很容易就调整回正常。 第二天上午的小睡会相对容易,操作和前一晚相同,以睡眠仪式开始,放床,求助时抱起,不哭了再放下。因为前个晚上睡得少,宝宝很疲惫,很快会睡着。 如果小睡短,书上建议继续抱起放下接觉,宝宝基本上都会睡一个半到两个半小时,所以我没试过接觉。 3第三天 第三天是最容易放弃的,因为宝宝经过休息恢复了元气,开始全面反击与抗争。
如果小睡僵持一小时以上,我就放弃,继续按照作息表的安排,尽量让他醒着但不太兴奋,熬到下一次小睡时再睡。
会不会有还没到点儿就困得不行的?我家没有,但是看书里说如果明显困的难受也可以灵活,适当提前,总之保证每次入睡时都是在睡眠仪式后放小床自己睡。
睡眠仪式这个概念曾经困扰我很长时间。 按理说,每天在入睡前做一套固定的动作或说辞,是为了宝宝形成反射意识,知道该睡觉了,可以更快放松进入状态,更容易入睡。可是我们家只要一开始程序的第一步-走进房间,宝宝就开始反抗开始哭。 3个月的时候外婆只要抱着他一只脚踏进房门他就嚎啕大哭使劲儿掐外婆脖子。说明他知道这是要睡觉,但是他!不!乐!意! 我试了两次顶着他的哭声完成“进屋-拉窗帘-抱着唱歌-放床”这套程序,简直有种在磨刀即将行刑的感觉,差点儿把我折磨死。 后来干脆在抱他进屋前,我自己上去先把窗帘拉好,睡眠环境布置好,反正一上楼他就知道要睡觉了。 改善期间,刚进屋的时候会有点儿尴尬,扑通就扔床上好像太突兀,抱着走走又觉得太虚伪——大家都心知肚明该来的总该来,磨叽什么劲儿呢? 这个时候就需要个气场,我一咬牙一挺胸,虚伪地故作轻松,用温柔地带着笑意的声音说,“宝宝累了,该睡觉了,来,趴在床上,舒舒服服睡一觉”,就算完成睡眠仪式的部分了。
4十天后 尽我们最大的可能按照作息时间表执行了十天左右,入睡前还是会哭,但只是表示不情愿的哭,算不上伤心或者反抗,而且接近睡觉时间他自己会发出信号,开始找大人抱,把头搭在大人肩头,与“困意”和解了,不再fight sleep。 5两周后
又继续了两个星期,我陪睡时照例把手搭在他的后背,他伸手去够,扒拉着玩儿,还从床栏杆的空隙跟我抛媚眼儿。
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书里写的那个干扰源(your pure presence might be a distraction),于是和他说“不玩儿了,你睡觉吧”就出门了。
他用喊我回来的声调哭了几声,自己又咯咯笑了一会儿,安静了。 之后的每次小睡,我把他放下以后,如果他哭,就陪他一会儿,如果要玩儿,就离开,基本上放下三分钟之内都可以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自己就睡着了。 总结 据我总结,入睡最关键的是“平静”,哭太厉害、玩儿太厉害都不好,所以具体怎么达到这个“平静”要看宝宝的个性和当时的氛围,可能需要妈妈们见机行事。
宝宝的姐姐就是不会自己平静下来的那种,要靠吃奶; 宝宝也是不会自己平静下来的类型,我单方面决定他得靠哭... 虽然我改变了宝宝的习惯,依然认为如果撑一撑还能接受现状的话,朝着理想温和引导就好,没必要采取高强度的矫正式。
一方面要忍受孩子哭,一方面大人也要做到坚持作息规律,更重要的是效果如何要看孩子和大人的操作,不一定能达到预期。
宝宝两周后能自己入睡(放床后大人离开,少量哭闹后自己安静),生物钟也很规律,会主动发出睡眠信号,但觉变轻很多,我每次蹑手蹑脚进屋拿东西时他都会撑起来看看或者翻身或者用手抓挠床栏,让人搞不懂之前那么长时间到底睡着还是醒着——这是我很大的困扰。
另外,距离我写这篇文章到现在,已经一个半月了,他经历了出牙、便秘、分离焦虑,睡眠受到很大干扰......身边的外国妈妈在孩子生病(发烧、出水痘)时在宝宝小床外打地铺,或者抱着,也不会抱回自己房间大床上睡,其实也是很艰苦的。
所以对睡眠训练以及后续要预期合理,不建议盲从。
后记:宝宝9个月时生病,接着回国,自主入睡能力受到很大干扰,但一岁以后基本稳定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