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了几道鬼门关——记录美国试管婴儿的艰难经历

45
没有去过生殖医院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不孕不育! 没有做过试管还真以为孩子是在试管中长大! 没有去过美国做试管还以为也像国内一样这么繁杂!
相信每一位走上试管婴儿的家庭都有一把血泪史,都有过茫然,无奈,焦躁等感受。回想我的漫漫试管路途,充满辛酸却庆幸最后的结果,现在我把它分享给各位,希望与我一样的情况的家庭能够借鉴。
做妈妈不易,做试管婴儿的妈妈更是不易,下面这个故事,就是一段关于我在美国做试管婴儿的艰难经历。
幸运的是,我最后终于成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试管婴儿可不是想做就做、说做就做、有钱就能做的。对女人来说,试管婴儿是一场从身体到心理、从体力到耐力、从金钱到亲情的极致考验。
我就是做的试管婴儿,前不久我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 但是,那俩孩子一半是老天爷给的,一半是我拿老命闯了几道鬼门关换来的。
第一关:促排卵
理论上,医生只要把一个卵子和一个精子弄到一起,就能制造出小孩。但是为了提高成功率,为了获得更多的卵子,并且精确掌握排卵时间,就要先给女性打促排卵针,把卵巢里可以动员的卵泡都动员起来。
自然状态下,女性每个月经周期只排一个卵,如果在同一时间内,在注射促排卵药物之后,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卵泡一起被动员起来,身体就有可能吃不消。
我就是打促排卵针后出现了卵巢过度刺激,开始不是很重,属于轻型,这种情况平均五个做试管的女性就有一个会碰到,谁都没在意。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重度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是要命的,而且发生率也不低,约 1%~10%,不是闹着玩的。
有的女人距离当妈妈的美好愿望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就先栽在卵巢过度刺激上了,全身肿得跟吹了气似的,不仅有胸水、腹水,连心包里头都是水。
如果治疗效果不满意,病情进展,就算孩子已经种到子宫里还幸运地着床生长了,还得做人流拿掉,因为不终止妊娠,这种过度刺激就会先要了妈妈的命。
不过幸运的是,我算是熬过了卵巢过度刺激这一关。
第二关:取卵
接下来就是取卵,医生会用一根大长针,从阴道顶端穿刺卵巢,把卵泡抽吸出来。
年龄不超过 30 岁,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最高,平均一次能取到十二三个卵,如果男性的精子质量也好,体外受精的成功率相当高。
新鲜胚胎医生直接种在子宫里头,剩下的继续培养几天变成囊胚,留在医院里冻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以后想生二胎的时候,就不用再打促排卵针,不用受过度刺激的罪,不用再次忍受穿刺取卵,只要找对生理周期,将囊胚解冻后直接往子宫里种就行了。
但是,我做试管婴儿那年都 43 岁了。医生花好大力气,总共才取出两个卵,结果一个都没受精成功,第一次试管婴儿失败。
进行试管婴儿的女性中,一半以上的年龄超过 35 岁。40 岁以上妇女进行试管婴儿的时候,有一半以上已经无卵可用,必须接受捐赠者的供卵,最终成功的机会还不到 10%。42~45 岁的成功率大概在 5%,一旦超过 45 岁,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只有 1%~2%。
40 岁以上仍然可以自然受孕并且顺利生产的例子我们见的不少,但是应该清楚,喜讯总是被无限放大的,实际情况是更多的「高龄」女性遭遇了受孕困难、孕期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并发症的威胁。
我 43 岁去做试管婴儿,失败是意料之中,成功才是意料之外。
第二次,经过新一轮的促排卵方案,我总共取到三个卵。为了提高受孕率,医生通过卵细胞的透明带切割和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使两个卵子成功受精,再全部移植到子宫。
这次很争气,两个胚胎都活了。
第三关:卵巢过度刺激的余波
可谁知喜悦来临之时,也是噩运到来之际,刚才说的卵巢过度刺激那事儿还没完呢。
两个胚胎种进去以后,我的脸上是以前从未见过的幸福和笑容,但是我整个人却不好了。孩子在子宫里只是刚刚落脚,还没长出胎芽、胎心,我那肚子却跟怀了五六个月似的,里面没啥干货,都是腹水,胸水也是见天儿地长。
我只能半靠在病床上,连喘气儿都费劲,每天都打四瓶子白蛋白,上下午各穿刺一次胸腔和腹腔,每次都放出好几瓶子黄黄的水,整个人都快被医生扎成筛子了。最后是注射了白蛋白,才总算把长水这事儿控制住。
可是没过两天,我又长血栓了。此血栓非彼血栓,跟老年人得的脑血栓有所不同。
血栓是卵巢过度刺激的结果,人的血液里主要是血细胞和血浆,血浆都渗到血管外头成了胸水和腹水,那剩下的血细胞就黏稠了、抱团了,会形成血栓把血管堵塞掉。
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金贵,我除了大小便从不下床,更别提适当的体育锻炼了,高凝状态加上活动减少,都是长血栓的原因,结果半条腿都被血栓堵了。
医生把家人都找来,说肚子里这俩孩子不能要了。
如果抗凝治疗效果不好,无数微小的血栓会把肝脏、肾脏还有大脑等重要部位的血管全部堵住,大人随时有生命危险。
虽说现在是大小三条命,但是医生永远以保护母亲的健康和安全为第一要务。
我婆家人娘家人都来了,开了整整一天的家庭会议,亲属都深明大义,认为大人的命要紧,不应该让母亲冒险。
但我说什么都要坚持下去,理由只有一个:
我要做妈妈,我不能放弃我的孩子。
两口子跟医生签下生死状,再三表明,出什么问题都不怨医生。夫妻二人按医生的要求继续打针输液穿刺放水,最后似乎真的感动了上天,硬是扛过去了。
第四关:先兆流产、妊娠剧吐……
一切稳定后,又不断出现新麻烦。
我是高龄孕妇,怀的又是双胞胎,怀孕那些磨难我一个都没躲过去。
先是先兆流产保胎,后来是妊娠剧吐,不仅不能吃饭,连喝水都吐,胆汁吐出来不算什么,最后食道黏膜撕裂,都吐鲜血了,只能靠打针输液度日。
怀到 4 个月的时候,医生建议羊水穿刺。
30 岁之前的女性分娩唐氏儿的风险小于 1/1 000,而 40 岁女性所分娩的新生儿中,每 85 个就有一个是唐氏儿。
我怀上的时候 43 岁,生的时候都 44 岁了,生唐氏儿的风险已经高达 1/39,所以需要进行产前诊断。
考虑到羊水穿刺有流产风险,我坚决不同意,说两个孩子都是傻子也认了,也好好养着,签字画押后才被医生放走。
怀到 6 个月的时候得了妊娠糖尿病,每天照着食谱吃东西,米饭不敢多吃一口,甜饮料更是一口也不敢喝,还要天天扎手指头测血糖。
怀到 7 个月的时候妊娠高血压,输硫酸镁时一颗心燥热得都要跳到嗓子眼儿。最后终于挺到 33 周,剖宫产生了一对双胞胎,这俩孩子真的是要多宝贝有多宝贝。
我做试管婴儿的过程太艰辛,但好在结局完美。不过在临床上,并不是每个做试管婴儿的人都这么幸运。
强扭的瓜不甜,正所谓试管婴儿有风险,条件适合才能做。如果真的想做,一定要找正规医院的生殖中心,才有可能应对好那些潜在的风险。
日记目录
日记目录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