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2胎,怎么活活熬过来的?

6

到底睡渣能渣成啥样?

孕吐从发现怀孕一直到生产,最坏的时候吃什么吐什么,回头去看却是这几年最轻松的时候,至少说去哪里就能去,不用一直定时当奶牛,更不用推掉所有的活动在家陪娃。
我觉得我的磨炼是从大宝出生开始的。

月子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般娃月子里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可是大宝在月子里就睡不稳。
我那时候懒孕期又上班,没有学习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心理准备,打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虽然没有奶睡的习惯,却养成了抱睡的习惯。
不是抱着睡着,而是抱着睡觉。月子里有妈妈照顾,队友也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又是头胎,就觉得大不了就抱着睡,也没注意。
等到月子坐完了,整晚整晚的抱着睡,完全放不下。

抱着睡着就到了六个月

从放小床7-8次放不下,到3个人大床上睡,再到我跟队友轮班,分上半夜下半夜抱着睡,就是这样抱到了3个月。
3个月的时候发现娃哭的时候声音超级尖锐,之后会一直吐奶,睡觉的时候一直吞咽,于是录了哭的视频带去给儿医看,儿医说像是胃食管返流,开了药让我们试试。
不到一周的时间,从小床睡不到1个小时到能睡3个小时,终于觉得轻松一点了。
于是开始抱睡之后放小床,每2-3小时一醒,那就起来重新哄,哄睡了再放小床。
最坏的时候怎么哄都不睡,我队友曾经把娃放在提篮里面晃,二十几斤就这样的晃了一个半小时,第二天胳膊都抬不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熬的,一天天过,加上找工作、搬家之类的琐碎事情,就一下子到了6个月。

十一个月与备孕二胎

搬了新家,娃居然开始睡得好多了,但是那时候也抱不动了。
于是每天晚上放在大床上开始拍睡陪睡,睡熟了再抱到小床上。 会翻身摔过床,我跟队友开始了晚上轮流大床陪睡的日子,那几个月不是我在卧室陪睡觉,就是他陪。
我们俩给娃洗完澡,基本上就说不上话了,大宝依然夜醒频繁,我们俩就半夜起床喂奶的时候赶紧说会话,互相汇报一下一天的情况…… 如此坚持到了大宝十一个月。
十一个月有天第一次夜奶的时候我实在太困,把娃抱到大床上他居然直接睡了整夜,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有所谓的坚持分床,只要能睡觉就行。
于是又试了几次,居然他可以在大床上睡整夜了!于是一下子解决了戒夜奶和夜醒两个问题。(不要打我,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睡渣老大转身一变,虽然没变成天使,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美好。
于是两个想要二胎,并且希望俩娃离的很近的爹妈,忘记了之前的一年被虐成了狗,开始备孕二胎。(人真是够健忘......不过医生说最好是隔两年)

产后抑郁

当时没有心理准备,没有系统学习,一心想要亲密育儿却忽略了建立正确良好的习惯,好在静待花开花居然开了。
希望对你来说,再难的时光也都会熬过去的。

产后抑郁,我也没躲过去

看到大宝的睡渣过程,我的产后抑郁就已经不用解释了。 大宝出生是顺转剖,过程不算顺利,剖腹产的还不是我自己的医生,在我生完第一天看到自己医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大哭了。
出院之前,她已经专门来看过我一次,让我注意自己的心情和症状。 但是那时候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家人也说就是荷尔蒙的问题。
那个时候,顺转剖,加上诸事不顺,自己又太喜欢为难自己,其实已经有了抑郁的苗头。
产后两周第一次看医生,还没说话,我就开始没志气的流眼泪。 医生很严肃的问我有没有想要伤害自己或者baby的苗头,我想点头,却摇了摇头,说我觉得我还能坚持住,她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次。
那时候我已经有点不开心,还是强硬的撑着说没事。 队友也觉得平常我心那么大,肯定没事。
于是我们两个分别心怀鬼胎的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月子后...

出了月子,我妈回家,队友也销假上班,那时候晚上就是我一个人带大宝,哄不睡放不下。
白天憋在家里,队友下班回家,感觉自己被无视。 晚上在我抱着大宝来回走的时候,听到客房队友的呼噜声,忍无可忍,跑去把他叫醒,吵架。
总之天天各种找茬吵架,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把大宝放床上以图泄恨(大宝妈妈对不起你),
N多架以及无数难听的话语之后,队友才很认真地问我,
你是不是抑郁了?
约了医生,做了一个表格。具体的问题我忘记了,总之满分30,10分以上就有抑郁的可能,我好像得了21分。
医生强烈建议我吃药,并且建议看心理医生,但是因为专业相关,我跟队友互相看了看,决定等一等,看看能不能靠自己走出来。
于是队友又请了一个月的假(FMLA,无薪),每天跟我轮班抱睡。
我们开始积极沟通,开始各种找事情做,推娃出门买菜,推娃逛街,推娃逛婴儿用品,总之就是找事情出门做,并且开始分工家务。
与此同时,我也又开始各种联络朋友。
作为朋友里第一个当妈的,生完孩子后的确跟他们都疏远了很多,重心变了,加上又很忙,以前可以一起约吃饭、看球、逛街的活动也没法参加(尤其是坐月子)。
一开始爱面子,只想秀娃秀幸福,不想吐苦水。 那时就开始有意识的寻求帮助,想要倾诉。
朋友们都很给力,
大宝的干妈从纽约飞来陪我一周,另外一个好朋友(樱桃的干妈)当时在休斯顿市里工作,只要有空就来陪我聊天、看娃、逛街吃饭,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陪我耗在家里,只为了让我有个人说说话。
有侄子侄女的朋友来的时候,会帮忙给换个尿布,甚至帮忙抱娃,让我拖个地洗个碗,还有朋友来之前,会让我列单子帮我买菜。
于是每天不会只想着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反而觉得生活又重新丰富了起来。
大宝三个月时,我觉得自己有经验了,队友回去上班以后,我就开始一个人带娃,白天也敢一个人带娃出门了。
背着尿布包、推着婴儿车逛逛超市和商场,偶尔跟朋友掐好小睡的时间约个饭,就这样才慢慢走了出来。
到大宝六个月又不用抱睡的时候,
已经觉得生娃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我觉得解决抑郁最大的帮助就是家庭的理解,自己敢于面对和倾诉,并且乐于接受朋友的帮助。
直到现在 有朋友问我能给的最重要的建议是什么,
我总是会说, 当别人提供帮助的时候,一定要接受。

孕吐的时候带个一岁冒头的孩子啥感受?

我的孕吐,算是比较少见的,俩娃性别不同,但都还是吐到生。
带娃不难,已经带了一年,孕吐还好,反正也吐过9个月,但是孕吐带娃,简直就是遇到了一个游戏里更难的BOSS,挑战难度+++倍。
大宝的早教停了,因为我腰疼的根本抱不起来娃; 不到一岁半的孩子要去托儿所了,因为到时候我一个人带不了俩;
甚至周六队友上班的时候,娃只能跟我在家,因为我一个人实在没有体力带娃出门。更别说做饭的时候娃扯着裤子要抱,吐的时候娃在旁边瞪着眼睛看,本来就吃不好的饭,更因为还要喂他吃的断断续续。
但是幸福感一直都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不知道老二性别的时候,想大宝会是个怎样的哥哥,知道是妹妹以后更是看到别人家的兄妹俩就走不动路。
每天拉着大宝的小手摸着肚子说里面是妹妹,虽然很紧张但是又充满很多期待。
当然挑战也是很多。
给大宝打了地铺分房,重新准备衣服床品,有的时候又内疚,本可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一个娃身上。
但是有个双胞胎兄弟的队友说:我这是“独生子女综合症”,并且认识的所有人都像我保证大宝不会记得没有妹妹的时光,以后什么都会和妹妹一起分享。
累并辛苦,但是也同时幸福着。

一回生二回熟

瓜21个月的时候,在医院看到了妹妹,好奇的摸摸她脑袋,懂事的没有爬我的病床。
回家以后,除了要爬妹妹的尿布台,也从来没有争抢过什么东西。
樱桃也相对的好带很多,一个是我的心态变好没有那么焦虑,知道了该怎么做。
下奶很顺利,伤口恢复得很好,心情也不错。
居然感觉一切都比生第一个的时候容易多了。
樱桃出生3个月到现在,还不太会表达的大宝愿意分享玩具,没事会去摸摸妹妹的脚,抓抓手亲一下,依旧是个没心没肺笑起来很开心的皮小子。
让我觉得虽然吃了那么多的苦,但是有一种通关游戏的感觉 (当然挑战是接踵而至的,只会更多不会减少)。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