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活着,每天都是开始

1
我十来岁的时候,住在一个四合院里,一共6户人家,十来个孩子。其中有一户人家,夫妻俩隔三岔五就会打架,男女都声嘶力竭喊叫着离婚,他们家三个孩子,最小的孩子叫微微,比我小一岁,经常吓得颤颤惊惊,把自己卷在窗帘里。那时我就想,这样的婚姻我坚决不要,宁可单身也不要。高中毕业时,偶遇微微,问候她父母,她说他们终于分开了,她妈妈过世了,吃了60片安定。她累了不想斗下去了,而她父亲,与一个比他小30岁的女人正活得风生水起。
微微父母的故事毕竟是上一辈父母之命煤妁之言的个案吧,在我心中并没有留下太多影响。但如果那时有个预言家告诉我,我会谈N次恋爱,不断伤人并且一再被伤,我拒绝了一个爱我爱到骨子里且一表人才的好男生,然后顶着父母亲人的竭力阻拦离家出走嫁给一个大我十六岁的中学老师,然后离异,办离婚手续时他和别人的孩子已经将要出生?这样的预言情节,我想我听了一定会笑到直不起腰来。这,怎么可能是我的人生?
但千真万确这就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有一天,我出差回来,家里没有人,打电话,关机。楼下鲜花店的老板娘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我:你要是我女儿我立马把你的脖子掐成一根筷子,然后拎你回家!你太傻太天真了…我都见到好几次,那女人看上去年龄比你大不少,肚皮都隆起来了,估计快生了…
隔天,他打了电话过来,说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说我太强了,以前觉得他是我的天,现在,我的工资比他多,职位比他高,见识比他广,说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都毫无疑问是对的?说他跟我在一起,完全找不到自我?没有听完,我挂了电话,抱住两个枕头嚎啕大哭。
办离婚证时,年轻的办事员好心提醒我:你们这协议上写明5个工作日之内完成财产分割,你确定时间够用吗?万一不够的话,到时候还得重新走程序?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哪里明白!这时间对于我已是极限,5天,120个小时,我该得怎样一分一秒数着过?
下得楼来,一个人坐进车里,想想为他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多,换来的却是如此狗血的结局,为什么?!自己命不好?眼睛瞎?痛定思痛,哭到浑身发抖。
后来,我们去办理房产分割手续,先要去地税、银行开这样那样的证明,也许是我碎裂的心更加敏感,几次在柜台前,递给办事员相关资料,她们都会在看完材料后无一例外地瞅我一眼,然后口齿清晰声音响亮地宣读,您这属于“离婚析产?”从别人的口中听到“离婚”二字,冷漠、刺耳,痛彻心扉。那一刻,只宁愿自己不要活着。
十多天了,仅仅靠水度日,走路感觉都是飘着的,而心,还要经受一刀一刀地凌迟?有一天,我终于想明白了我干么要受这个折磨,于是请了一个律师,让她代理走完后面的程序。这样,既避开了双方见面的尴尬,免去了一些狗血的言辞,也省略了耳朵被“离婚”二字的摧残?
但是,最终房管局签字还是非去不可的。律师去排号,我坐在厅里的长椅上等他。他来了,我从手袋掏出他遗漏的护照和玉佩给他,他说谢谢,我转移了目光。但是,盯着律师的背影和办事员一张一合的嘴唇,我突然觉得自己冷得发慌。最后的程序,是律师站中间,我和他分各两边合影,心,疼得无法呼吸,毕竟那么多个日子的倾情相守,而这张合影之后,此生,再无交集。眼睛的余光,看到他虚弱躲闪却又分明欣慰解脱的神情,忽然间,感觉像是在梦境,明明熟悉的脸孔分外陌生。这会儿,是多么多么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见爹娘亲人,当年信誓旦旦离家出走落得如今草草收场;不见朋友,我怕我喝进去的水会统统变成泪。
自此,我被迫成为无数剩女中的一员。一直到办完所有的手续,我没有告诉任何亲人朋友我已经离婚了。我天天窝在空旷冷寂的家里,不吃、不喝,因为完全感觉不到饥渴。打开电视,是电视看我;想翻翻书转移一下思绪,可是页面上每个字都会游移变幻,直到眼前全部是“离婚离婚离婚”。我翻以前的照片,眼泪无法自抑成串成串往下掉,脑袋发胀喉咙一直哽咽到几近窒息。平常只要我和他都在家,下午6点,必定是我们的晚餐时间。而现在每天的这个时候,我一瞄见墙壁上的挂钟,我的脑袋就嗡嗡作响。以至后来我不得不卸掉挂钟的电池,再后来,干脆把挂钟取下来放进了衣柜。而衣柜里,婚纱、旗袍,礼服耀眼地挂着,心一横,取下,匆匆抱了下楼,统统塞进垃圾箱。然后,日子,就这样在痴呆傻中一毫米一毫米地被我打发了过去,那时,我真地以为:离婚,判了我终身监禁。
没几日,陆续有闺蜜开始过问。我从最初的缄默不语到后来的喋喋不休,向闺蜜们控诉他的薄情寡义,猪狗不如。一遍遍地问她们:你们说说,我当初是为了什么要死要活地跟他?!然后在她们的沉默、叹息或同仇敌忾咬牙切齿中获得安慰。但在这问题问了N次之后我终于开始鄙视自己,这个答案是个单选项啊,就是我愚蠢!还想要什么荅案?!
多么痛的领悟。就算在全世界人的眼里这场婚姻过错主要是他,但是,怎样都躲不开的是,他是我自己哭着喊着要嫁的呀。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苦楚:一边咬牙切齿痛惜自己流逝的青春一边撕心裂肺悔恨自己当初的选择。我知道这样子很不好,就象一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抱住了一根浮木,但一个浪头打来,浮木撒手,再度失控、翻滚、呛水、挣扎,窒息、、、然后,期待抱住下一根浮木,周而复始。长时间无数次的陪伴劝说,朋友也被我折腾得无所适从。我心里明白,不能这样下去了。然后有天,我谎称自己要出门散心,把她们一一赶走。回头,我把自己反锁在家里,只要醒着,我就擦家俱,擦墙,擦油烟机擦灶台,洗窗帘洗被套刷马桶……清醒时也不免感叹一声:这些电影中的情节怎么就发生到我身上了?!
这些也就算了,可有一天我站在镜子前,想给自己一个笑容,于是我牵动嘴角,然而我吃惊地发现:我不会笑了,是真的不会笑了。脸上的肌肉似乎全部僵化,我的意念完全支配不了它们。我极度震惊,学医学的我知道,再不进行调整,我的下一个去处该是精神病院了。
为了从这祥林嫂式的痛苦中将自己解放出来,我做了一件和自己较劲的事情。首先,我删掉了手机短信和QQ里边离婚时互发的那些伤到蚀骨的话语,然后强迫自己:好好回忆一下你和他之间所有你曾经认为最美最动人的事情。这么做,只是想告诉自己,我的生命确实因为他的存在美丽过。于是好些天,我天天看空间,翻照片,慢慢,慢慢,我竟然感觉胸口没那么堵了。只是午夜梦回,他对我的决绝和他表现出的那些无赖鬼魅般不期而至,我就又开始翻江倒海……没有办法,我象神父一样告诫自己:你毕竟和他一起走过了你最美丽的青春时光,也真诚地期待过与他白头偕老,也曾经满心欢喜地为他披上婚纱戴上戒指做过他的新娘,有什么不能原谅呢?他没杀人没放火他只是不爱我了爱上另一个可以给他幸福的人……而已。最终无可救药的,思维一旦偏离方向,心就又开始疼痛,就又前世今生地难过。那些时日,我流光了这一辈子的眼泪。
后来我想,如果再来一次,我愿免遭其罪。知道情况后,不问东问西,因为细节知道得越多心越痛。不拖泥带水,你再留恋又怎样,他的所做所为已经告诉你他的选择了,任何一句谦卑示好的话都会贬低自己的骄傲。他对你好不好,其实已有答案,只是自己没有勇气面对,或者根本不肯面对。可以哭泣,可以心疼,但要认清一个事实,如果自己已经不被珍惜,不再重要,当时要做的,就是痛快荅应、迅速协议,然后签字闪人,尽可能做到华丽转身。
到现在,我父亲都不肯原谅我,说结婚我没尊重他们,他们也不计较了,但离婚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没告知他们,说至少,家是疗伤的最好地方。其实他哪里知道,有些伤,借助不了外力,只能自己痊愈。反而,适当远离父母,远离兄弟姐妹和其他一些可能为你痛苦的人,因为没有亲情友情的包裹、呵护,没有他们贴心营造的悲情氛围,或许能够更快从萎靡中抽身,更快地复原。
还有,其实那时侯内心里,我最大的恐惧是,忽然有一天,我那在亲戚邻里形象高大的爹娘面对别人善意或不善意的询问:你女儿又怎么了?那个场景,我真的不敢想象,也无力承担。于是在我最最脆弱的时候,我只有选择远离他们,一个人呆着,不对他们做太多的交待和解释,包括我的兄嫂与妹妹。心里边,何尝不知道,全部家人被我弄成重伤。只是他们,不忍对我多说一句,生怕为我伤口撒盐。面对我的无语,几声叹息之后,他们最后也只好无奈地掩饰担心,静默转身,各自关门。
好就好在,整个过程,我没有象电视新闻里时常出现的为情所困跳楼割腕的女子一样,我抑郁我失眠我神志恍惚我反应迟钝但我从没有过放弃生命的念头。所以,尽管就想那么一直一直躺倒在泥淖里,浑浑噩噩,不思想也不起身,但时不时,潜意识中我也会一再跟自己强调暗示:好了,好了,过去了,没事了。可是上帝知道,好起来的路真的无限漫长。我一直急切地希望自己哪天忽然会咧嘴一笑再变回从前那样没心没肺地快乐。然而自己知道,痛苦从未离开。就是此刻,8个月后的今天,我在写下这些文字时,负责任地说,我还是没有完全走出阴霾。这段失败的婚姻,已经永久地损毁了我身上的某些部件,无法修复。不过,好在我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东西会慢慢淡化,慢慢没有那么刺激,然后慢慢地被尘封,永不开启。
“我是一朵向日葵,我趴在泥里,我的脸还向着太阳。”我把这句话写下来,贴在洗手台的镜子上。提醒自己,不要趴着了。提醒自己,不要害怕,因为只要活着,每天都是开始。没有人想得出那段时间我都干了些什么,首先是逼迫自己吃东西,饱了还要塞下去点儿;然后是练拳击,对着一个真人沙袋,我打乱了两双真皮手套;正常上班,强迫自己进入状态;写作,不管题材,不管时间,想写就写,写完了投稿。有时候做着做着,负面情绪一来,排山倒海……也会觉得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没有用,有些伤就是好不了。可是那些忙碌、疲惫、充实的美好瞬间,也真真切切让我有过短暂的遗忘,让我有勇气继续与自己的情绪较量。所以后来当痛苦来袭时,我不再象之前那样逃避,因为我找到了自我救赎的方式。那就是,睡觉的时候,闭上眼,听心经,摒弃杂念一心一意;吃饭的时候,细嚼慢咽,全神贯注;拳击的时候,一招一式,倾尽全力;化妆的时候,轻描淡写,细致入微;上班,各种职业装,高跟鞋,挺胸抬头;写作的时候,音乐、咖啡,下笔千里。重要的是,做这一切时,嘴角一定上扬,保持微笑。
事实证明,一步一步,我做到了。工作方面,领导同事不再刻意关照我给我减量减压,而且我还把部门之前的一些遗留问题快刀斩乱麻一一解决。下班之后,也会跟朋友小聚,喝个茶,聊聊天。算了算,短短几月,不知不觉中竟然写下了30多万字的短篇、中篇,随笔。虽然有些稿件还未换算成money,但是至少,在这个写的过程中,别人的故事也好,自己的故事也罢,还是别人的故事与自己的故事混搭,那种投入与坚持,不能不说,对我的恢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0月24日,我离婚的日子,有段时间我想,自己以后会把这个日子当做人生中一个重要节日来度过,用时间一步一步来见证自己的蜕变。然而不久,觉得这个日子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重要。也许,某一年的这一天,我会跟朋友或者未来的爱人笑着说起:哦,今天是10月24日呢,是我离婚的日子!来,干一杯!
是的,很多故事都是在结束之后才有开始,没有谁会是自己一生的劫难。眼下,也有热心的朋友给我牵红线,我一律微笑拒绝,不是因为害怕或恐惧,仅仅只是不想刻意去寻求什么缘份。我没有细想过将来,但有什么关系呢?先把自己活得生动美丽,其他的,不来,我安好;来了,我起身迎接。
日记目录
日记目录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