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波折的怀孕路,终于在美国剖腹产下龙凤宝宝

26

写在怀孕之际

生活有时候真的爱开玩笑,这一年我自己经历了太多,有喜有悲,悲的是我妈妈在年前确诊癌症晚期,喜的是我怀孕了,家里总算有点欢乐的气氛了。不过妈妈好像也从病痛中缓过来了,每天给我做好吃的。为了孩子我们也开始着手准备赴美生子的事情,我的人生好像也开始在改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是要记录下来的啦!
早上老公送我去公司的路上,我又睡着了,最近特别嗜睡,掐指一算,大姨妈已经晚了一个多星期了,于是午饭后在便利店买了个验孕棒,果然,两条杠,马上给老公打了个电话,他非常激动,立马回家带上我家狗狗去宠物医院化验弓形虫,然后接我下班。其实在知道怀孕的时候,感觉生活又有了新的开始,这一年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年,妈妈在新年前确诊癌症晚期,本来事业刚刚上了正规,因为妈妈的病情不得不放弃掉自己的事业。我在想也许宝宝意味着一切会慢慢得好起来。本来想着等过了三个月告诉妈妈,因为怕万一前三个月有什么意外让妈妈失望,但是,那晚我们根本掩饰不住好心情,妈妈一直追问发生了什么好事,我就忍不住告诉了妈妈,妈妈非常开心,终于有些盼头了,我想,这对她的病情应该有好处吧。

赴美生子准备工作开始了

怀孕差不多两个多月时候,忍不住去做了一次B超,已经有胎心了。这个时候,我们开始筹划去美国的签证,把宝宝生在美国是我和老公一直都有的想法,我觉得在中国的生活压力太大,看着周围很多朋友为了生活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过得浑浑噩噩,一点也不开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过这样的生活,我希望他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即使随便打份工至少也养得活自己。
签证材料准备很快,现在去美国生孩子已经不违法了,所以我们准备诚实签。我有一个朋友签得也是诚实签,这样,以后生完孩子再签证去美国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为此,我查了很多网上的资料,原来去美国生孩子真的是合法合理的,美国不会因为你想去生孩子而把你拉近黑名单,只是担心你占用他们的社会福利。
我们打算自己准备签证申请,大概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我们第一次去上海面签,签证那天一大早去排队,差不多陆陆续续两个小时候后才见到签证官。他用中文问了一句:你们去美国的目的是什么?我回答:想去生孩子。他又问:医院联系好了么?我回答:因为现在才三个月,想等拿到签证后再联系。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声,果然,他把护照递回给我们,告诉我们,被拒签了。出了大使馆,我掩盖不住得失落,那么折腾过来一趟,结果就这样被拒签了。跟几个在等我消息的朋友打了通电话。老公安慰我说,再准备下,我们再来签。但说实话,当下我真的犹豫了,我们带了一大堆资产证明等资料,他一点没看就把我们拒了,也许诚实签真的很难。

首次被拒签后意外获知怀上双胞胎

回家以后几天发现有一点点流血,很少很少,但还是有点带血丝,然后又去了趟医院检查,医生取了个白带化验,也让我照个B超,等我躺在那让医生照的时候,突然问了句:你以前有照过么?我回答:有。他又问:那你上次不是我们这边照的吧。我说:嗯,是另外一家。听他这么问我按耐不住了,问他:怎么啦医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他说:你怀的双胞胎。我当时就傻了。等我出B超室的时候,老公看我呆呆的,还以为有什么问题。当我告诉他是双胞胎的时候,他高兴坏了,马上打电话给他妈妈和我妈。
知道是双胞胎后,准备美国签证的材料更有动力了,既然上次一说没联系医院就被拒签了,我就开始联系美国的医生,我搜到一个华人医生,技术很好,接生双胞胎经验丰富。这时在网上做功课时遇到了洛杉矶一个月子中心的宝妈,看了她的的博客,通过他们的博客学到很多,特别难得的是这个宝妈和很多华人医生私交很好,而且她自己生过三个宝宝,经验丰富,让人安心,后面我们就互相加了微信,经过微信的沟通后,我就决定和她一起也加入他们现在的月子中心,入住他家还有个福利,那就是入住他们家的客人都是免费代办签证的。把签证的事情交给他们办理,毕竟他们专业啊,专业的事情还是得交专业的人办。他们电话沟通了解我的详细情况,包括收入,工作经历,家庭收入情况,老公的情况,第一次拒签的过程,然后帮我们认真地填写160表格,帮我们预约面谈时间,并告诉我们一些详细面谈注意事项,他认为我们第一次把签证想的太简单了,准备的很不充分,他负责帮我预约医生,提供医院资料,准备行程预算表,家庭资产清单。我在国内把每次的检查报告发给她,她会及时发给医生,回复得非常及时。也是这时,我第一次听说了双胞胎一种非常严重的并发症ttts(双胎输血)其实,在我怀孕才11周的时候,两个宝宝已经出现了相差1毫米的头臀径,在12周的时候做了nt,幸好都很好,我们这的正规医院一律不肯给双胞胎做唐筛和三维B超,无奈只能在一个私人医院约了个四维。每次照B超宝宝都显现出了一些差距,而且这差距在慢慢变大。
在大概17,18周的时候,我们再一次准备去上海签证,有了上次失败的经验,我们这次特地找了个看上去很nice的女签证官,知道他们都会说中文,我们还是坚持用英语跟他们交流,让他们更有亲切感,这次签证聊了很多,这次我们也不是很紧张,应答自如,我们出示了各种证明,而且我们强调因为宝宝现在已经有了大小差别,我们怕之后会有并发症,所以希望去美国得到更好的医疗。最后,如我们所愿,签证到手。这一次,开开心心得在上海吃完晚饭才回家的。首先微信通知在美国一直焦急等待的宝妈通过的好消息,她听到我们通过的消息,感觉比我们还兴奋,她说她虽然已经预感到我们会过,但是还是很紧张,听说我们过了,她也如释重负,她说她多了一个伴,以后再洛杉矶待产也不会无聊了。我也感觉我们很有缘分的,洛杉矶见咯!

待产期我妈去世了

从16周开始肚子大得飞快,20周的时候已经像单胎七个月的样子,我一直不喜欢喝牛奶,但当医生说因为怀双胞胎需要更多营养后,就开始每天喝一升,维生素也不敢落下,但是尽管自己胖了20斤,宝宝还是偏小,而且两个宝宝腹围也相差一周。我还是每天医院,公司,家,三点一线。妈妈病情越来越差,记得最后一次去看望妈妈那个周六,她很费力得问我,什么时候去照四维,我说下周二。下周二就能见到外孙的照片了。妈妈重复着,那天晚上12点,刚睡下,医院阿姨就打电话来说妈妈不太好,我跟老公马上起床开车赶过去,妈妈像是睡着的样子,我跟她说话,她也没醒,这段时间妈妈经常这样,病痛折磨得她连说话得力气也没有,待了一个多小时,阿姨劝我们回去,明天再来。凌晨三点,又接到了阿姨的电话,在车上,我很害怕,从妈妈生病后,我一直害怕半夜接到这样的电话,怕妈妈突然就这么离开,一直在心中祈祷,妈妈不要有事,可是到了医院,看到两个医生在妈妈病床前做着心肺复苏,告诉我,人已经没了。我看着妈妈半睁的眼睛,在半夜寂静的病房里放声大哭,老公帮我电话通知我爸和家里的亲戚,我在走廊哭了一夜。
接下去的几天,我关自己在房间,眼泪不知不觉就止不住,因为怀孕,没有参加妈妈的追悼会也没有去墓地,我摸着肚子,想着妈妈见不到她的两个外孙就走了,就哭得止不住。老公帮我履行了所有女儿要做的事情。我一直庆幸自己找了一个好老公,从妈妈生病开始,他为我,为我家付出太多。
到了24周,由于老公上班我一个人开车去医院复查B超,这次的情况很不好,B超医生边看边摇头,说我宝宝相差太大,羊水量一个4,一个9,差得也太多,考虑双胎输血,说这个情况看来宝宝撑不过28周,走出B超室,一拨通老公电话就开始大哭,老公通过朋友约了一个我们这边最好的专家医生,我回家后也疯狂得开始在网上看关于双胎输血的文章。
第二天去见了那个专家医生,她打电话让人调出我最早期的B超,确定我的双胎是不是单戎双羊,因为双胎输血只会发生在这种类型的双胞胎身上,可是这个我们这边最权威的妇产医院,在我初诊的时候完全忽略了这点,没有给我做这个检查,但那个所谓的专家医生说基本可以确定是,让我重新照了次B超,重点看宝宝的动脉和静脉血流,结果是,血流一切正常,但宝宝的差异让他们还是断定说是双胎输血。其实当时我自己通过查找的资料觉得宝宝未必是双胎输血,因为两个宝宝羊水量虽然有差,但羊水少的宝宝没有低于3,而双胎输血很重要的一个症状就是羊水少的那个宝宝羊水量低于正常范围,但是毕竟我不是医生,不能拿宝宝来冒险,于是回家开始找这方面的权威医院。

为了宝宝赴港看医生

国内在双胎输血方面的专家医生比较少,我们决定去上海医院看看,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上海挂号已经要排到几个月后,通过上海朋友的帮忙,最后帮我约到了十天后,但我觉得时间还是太长,就找到了香港刘子健医生的邮箱,发了邮件给他说明了我的情况约时间。刘医生回复得很快,说他现在不在香港,但周末就回去,可以最快把我约在周一。让我打电话到他诊所做正式预约。老公帮我搞定了预约拿邀请函换港币办签注订机票酒店等事情,可是他的通行证刚好过期,办新的又来不及,最后我决定自己一个人过去香港。
25周的肚子看起来已经像临产的孕妇。怕香港海关要和诊所核实信息,我就搭了周六下午的航班去了香港。
人算不如天算,本来下午二点能到的飞机生生晚点三个多小时,到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我不出意外得被拉进小黑屋,说明情况出示了医生的邀请信还是被关了两个多小时,由于诊所已经下班,海关就在网上搜了很久关于诊所和ttts的信息,我说我才25周,不可能在你们香港生孩子,海关态度很好,但最后还是让我写保证书,保证不会在香港生孩子,否则法律责任自负,最后只给了我五天停留期,周四之前必须离境。出了机场打了个车到酒店,酒店就在兰桂坊,离中环的诊所很近,可惜忽略了兰桂坊在山坡上,最后导致接下去几天逛街觅食都要上山下山,搞得我都不敢随便出门。到酒店后看到周围的餐厅都关门了,只有酒吧歌舞升平,我这个挺着个肚子的孕妇显得特别格格不入。最后找了家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吃完就洗洗睡了。前台看我是孕妇给了我一个残疾人房间,厕所特别大还有紧急按钮,也是醉了。
到了周一终于见到了刘医生,他真的特别nice,帮我照了个B超,很耐心得跟我说明了情况,果然跟我想得一样,他觉得症状不像ttts,两个宝宝的羊水还在正常范围,虽然一个宝宝的羊水有9,但对于双胞胎还是在正常范围内,他说也许是选择性生长受限,但一般宝宝体重相差25%以上才被考虑,我的宝宝现在相差15%,没有达到那个标准。让我回去后两周照一次B超,先观察脐动脉,如果出现问题也不要着急,看脐静脉情况,如果脐静脉出现问题,也不用太着急,还是有两周的时间,到时候就剖出来,因为我当时已经25周了,他说不用太担心,反正过了28周情况不好就可以剖了,宝宝成活率还是很高的,我问他,你觉得我可以撑到多少周,他说85%的机会到34周以后,听他那么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后来又讨论到宝宝股骨一直偏短的问题,他说,看来你还是担心唐氏,其实在我这个年纪和nt的数据来看他不太担心这个,但要求心安的话也可以做个无创产前基因。最后我还是做了,报告结果会email给我。见完刘医生,给老公报了个平安就收拾行李回家了。

终于到订赴美机票了

回来后我开始订去美国的机票,机票也看得差不多了,我决定9月1号出发,那个时候刚好怀孕30+4,估算着最晚38周也得剖了,就定了11月22的回程。老公的意思是先陪我到美国他再回来,然后我生之前再过去,11月22我们再一起回来,但我觉得那样太折腾了,而且陪我过去意味着他又要请假,那生之前陪我的时间就短了,所以我坚持要一个人过去,然后他10月初过来,这样我们可以有多一点时间在一起。
八月初开始我就请病假了,老公看我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就让我多在家休息,养好精神再出发。出发前最后一次照B超情况都还不错,宝宝只偏小一周,另外一个宝宝偏小两周多点。终于准备好要出发美国了。
越临近出发,老公越担心,毕竟和之前约好的宝妈都没见过面,就让我一个人过去,万一现实不像宝妈自己承诺的那样,一个大肚子会很无助的,但是我和宝妈也断断续续聊了两个月了,我通过她的微信圈也了解了她的生活,凭女人的直觉,我觉得我的选择没错,我的考虑是最关键是我怕早产,万一紧急发动他们可以最快时间内送我去医院,另外宝妈经验丰富,她和我预约号的华人医生关系好,随时可以找到医生,有这样好的关系,配合好的话,我就会避免早产,那就会省很多钱。在我的劝说下,老公稍微放心了点,不过还是让我找了在洛杉矶定居的一个老同学去接我,至少有个人知道我住的具体位置,万一有什么事他可以过去看我。就这样,我出发了,老公送我到机场,1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实在是一种折磨,飞机将落后我感觉似乎已经过了两天,两腿肿得夹脚拖鞋被勒出了深深的印子,宝宝踢得很厉害,我一直在心中默念:宝宝加油,坚持,我们一起加油!
那时候的肚子已经大过临产的孕妇,毫无悬念得又被带到讯问室,等了一个多小时,海关清一色的墨西哥人,轮到我的时候,海关问我来美国干嘛,我说来生孩子,我怀的是双胞胎,高危产妇,本来以为还要出示医生邮件等资料,没想到他查了查电脑上的记录就直接放行了。看来当时坚持诚实签是对的。等我出关的时候朋友早就等在了外面,马上给老公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送我到洛杉矶月子中心后,宝妈早就在那边等我了,一下车看到她抱着她家三宝在怀里冲我微笑,我就安心了,很奇怪的。我大呼,宝妈我终于到家了,看到你我就安心了。
入住后,发觉她家房子真的好大,很新,很舒服,和之前微信上看到的一样,房间也温馨干净,床上用品都不错,很舒服,周围环境很安静,整齐,都是白人区,邻居都是白人,我的朋友看了也挺满意的,就放心的回去了。宝妈让阿姨帮我煮了碗面,让我吃了后,赶紧洗洗休息。飞机上吃够了难吃的飞机餐,发觉那碗面好香,很好吃,吃下去后胃里舒服多了,我就抓紧时间休息了,这一路太累了。
时间过得很快,在我老公过来一周以后,也和之前香港刘医生说的一样我在怀孕第35周的时候剖腹生下我们家双胞胎,一男一女,宝宝都很健康,想想之前的付出也是值得的,相信在天堂的妈妈也会替我感到高兴的。
接下来就是月子生活了,都是些生活琐事,在这里也就不和大家分享了,我和老公是在之前定好的回程票那天也就是11月22日回国的,一切还是很顺利的。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